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2021-05-23

1.这是一个梦中梦中梦:第一层梦里我找工作去一个学校面试,路上遇见面试官是位外国人30+男士,他来这当外教。然后梦里就醒了到第二层梦境(没感觉自己还在做梦,以为到现实中了),去参加面试,还没碰见外教面试官但一路所见都和梦里一模一样,又是一个预知梦我赶紧跑了。然后梦里到“又”醒了到第三层梦境(仍然没感觉自己还在梦里,只知道我做了个梦中梦),我刚醒来没起,把手跟前的两本厚书(梦设,为面试做准备的看的书)放在枕巾上,两本书重量一压从枕巾下逃飞出两只虫,一只长形金龟子样(6cm),另一只忘了。那只金龟子就是梦里的外教面试官,他怎么变成虫了,我知道我做梦中梦和他有关系,敢耍我,我提起书向他猛拍。
2.一群小孩有活动准备去一家玩,这家只有一位男主人,他本来超不喜欢小孩子的,但是一群小孩越看越可爱,最后他做了真香君,答应接待他们。不过他不能以本面目见小朋友需要装扮成另一个“人”(一个橙色的椭圆状人物),愉快的一天活动就结束了,小孩们离开后,他换回本样刚洗完澡。金色短小辫子蓬蓬头,坐在窗户槛上,忽然观察到有小孩又回来了,还没来得及换样子,小孩进来以为男主人不在这家遭贼了。就合力把男主人抓住暴打一顿。
3.一男的在小竹林里(梦里一种他是我类似于师兄同伴的感觉,具体不清楚),我从竹林边找他往过走边走边说话。说起外面有人(女仆手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背了规矩)求见。他突然一停,不知道踩了一脚什么东西鞋黑了。他挺介意的,我在幸灾乐祸中,说话时摸了一把边上矮竹从,竹叶上有机油一样的黑东西(黑色稠状物)把手弄黑。我蛮嫌弃的,这下好了我俩谁也别笑谁。我就去一旁水一冲就能洗干净。刚冲完两同伴带着人回来,我们站在水边聊天中一男(记不清样子,又好像竹林里那男的又应该不是,实在想不起来)的明目张胆的从我后背拥抱住我加入我们的聊天。说着,一辆中型客车停在前面,里面有男有女都是新兵坐满了(梦里新兵不是指现实中的军人,他们也没穿什么制服,我也不知道为啥一看就知他们是新兵)。我不解这是干什么,两同伴说:“都是大粉、头号粉。”(粉丝的粉,不知道是谁的粉)
4.有人把竹篾卷轴(是幅水墨画,半米左右长17cm左右宽)挂在门的里面,当外面阳光照过来门的光影和墙恰好能形成三角区域。几位女子为躲避外面的人(不是坏人,只是双方比赛有约定)看见就只能蹲在光影里,偷偷看外面的情况,随着时间流逝太阳会夕沉,光影夹角就会越来越小,她们不能出三角界不停尽量往里挪。我好奇就学她们一块蹲下看外面,外面其中一人进来让我别玩了走,我拖延时间说我穿个裤子就来,我在这家卧室房里找裤子,卧室房里乱糟糟的,衣服也不叠东拉西扯的扔床上。
5.奶奶坐在门口手里在准备食物,有糯米、腊肠等等,屋里已经挂了很多做好的美食,丰富程度堪比年货。爷爷在屋里收拾猪肝等。hhsh(同地人)带话来找他们。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