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这是一个摘录自2020.12.24的梦 2021-06-10

“我趴在古式双开闸门的门缝看见,一农妇正往小村落的木牌门圆窟窿里插钉圆锥形的东西,原本这一套门工具完成钉圆锥,是今天(梦里一年一度的辟邪时节,类似于端午辟邪的惯例讲究)驱邪避恶的最后最关键一环,当她按往年一样放上去等待片刻发现并没有出现以往应该出现的反应---结界膜障。她和另一位村里的负责这一环节的妇人都很诧异,无奈时间紧急,那些邪物马上就要入侵了,只好号集全部人另行办法准备警惕。
我关上上门,屋子里的人安排我和小朋友(一位一两岁左右,不会讲话但是已经有认知能力)睡在仅有的棺材里(里面很窄不深),有人给我俩东拼西凑盖好多红布单子,只要不外露是可以掩盖住气息辟邪的。可是小朋友胡闹乱爬我不得不压了好几次红布,重新布置躲藏。
剩余的人们都集中在一间长屋子里,几位管事壮年携大家和前来的邪物周旋好了达成和平协议。原本这一切尽在掌握中,突然来了位和尚,他挑着担子,两头分别装着黑狗,这是他前世的儿子,他总不能放任不管。邪物头头的发言代表者乘机抓住这事欲翻脸,但这件事可大可小,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轻举妄动,双方再次陷入对峙。
关键时刻,躲在棺材里的小朋友以为外面没有想的那么可怕擅自爬出来,回她房间自己的大床玩起了过家家,被一中年女妖抓住了。我拉着一3/4岁的小孩冒着风险向外跑,心疼他跑的累就抱把他起来带着跑。我搭档也带着两小孩跑在我前面。红衣妖媚女妖精站在低一点的地方臣服于黑衣大袍的男妖,他赤脚站在高包处,脚似爪非爪,有六指。(PS:这个男妖就是2021.3.28.1梦中梦设相关联的那位领导,我的朋友)(PS2:在这天12.24梦境时,我不确定我们认不认识有没有成为朋友,只是客观的一幕梦境。)”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