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 造梦者 2021-01-17

    梦到投反应 加热九十摄氏度回流 反应完之后发现我的乌龟在反应瓶里 加热那么高的温度居然没死 但是开始脱壳 从原来的壳里爬出来一只更小的乌龟 但是可能因为加热的原因 乌龟的新壳有一半是塌的 我特别内疚
  • 万一 2021-01-16

    关于“他”

    是很久之前的梦了
    梦里,我坐着客车路过很多地方,我感觉我好像在找什么
    车在一大片金黄色的麦田前停下,我下车,我知道了我在找“他”
    我走过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后来,我问了两个孩子,他们给我指了方向
    那个方向,站着“他”
    我走过去,还没等“他”转头,我醒了
    睁开眼睛,是一片清明。我起来喝了杯温开水,姐姐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张纸
    “怎么哭了?”我愣了一下,摸了摸脸,是一片眼泪
    隔了很多年,第一次梦见你,就是这样的结局
    其实,当时你和我是真的互相喜欢,也是真的互相爱慕了很多年,终于鼓起勇气在一起,怎么就因为怕耽误对方没留下只言片语,这么有默契地同时离开呢?
    伤感
  • 石蒜 2021-01-16

    梦见自己做了很多地铁,倒来倒去,花了一百多块钱,还梦见很多人。
  • 肉粽姐 2021-01-16

    20210116

    纹身和参加婚礼安排在了同一天,没办法就带纹身师去婚礼现场好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描边的时候是Kadyy,后来就变成了一个男性白胖子。顺便说一句,梦里Kaddy给我描边描得乱七八糟,皮也破了还很疼。我就在发火暴走的边缘游走。与此同时,婚礼居然是卖法斗给我的那个天津蛇精姑娘的,化了新娘妆以后愈发的蛇精,也不出意料的气场一米八逮着谁都骂。婚礼是在…一个农家饭酒店里安排的,风格十分东北。以及想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不论男厕女厕一律排大长队。后来还得知女厕坏了,我不信邪进去看了一眼,4个农村露天厕所的那种坑,粪水已经全部都涌出来了,满地流的也是…太恶心了
  • 掠影 2021-01-15

    梦见参加一个选秀类的综艺节目,参加节目的有刚出道的明星,也有出道好多年的前辈艺人,然后里面居然有aiba和松本润,不知为何在梦里的设定是我就变成了岚组合的一员,一起出道了二十年,现在是岚解散后单人发展,然后他俩都参加了这个节目。相叶先跟我聊天,我还有点紧张因为自己的日语不行(为什么一起出道了二十年还日语不行啊orz),大概就聊一下没有听经纪人说你要来这个节目之类的,我用中文说,他居然也用中文回,我心想“啊没错磨合了这么多年他们也会学一些中文”(orz……)。然后J也过来加入聊天了,他第一句话是用英文说的,偶虾类!我英文也很怂啊!就“嗯?”了一下,他又重复了一遍,听懂了是问我要不要玩黑白棋还是什么益智类游戏,是要拿笔在本子上画的。aiba是用日中混合聊天,J就是中英混合,梦里还觉得“不亏是J,很符合人设”(……)。然后林棽也在旁边,她还悄悄问我“你也是岚里面的?”我说“是啊,你现在才知道!”(……)然后其它明星在那边组队练歌排节目之类的,我们四个就佛系地在那边写写画画聊天……
  • 边梦白 2021-01-15

    我有一个爷爷,但我不是他从小带到大的。在成年之后才认回来。
    爷爷和另一个爷爷在年轻时吵架,赌气,结果再也没有来往。但却又偷偷关心他们。
    吵架原因:在一辆类似房车的地方,另外一个爷爷在房间里,我的爷爷在外面,那个爷爷需要帮助,所以爷爷偷偷给了他十万两黄金。放在了柜子里。
    结果被那个爷爷看到了,自尊心受挫,两个人吵了起来,我的爷爷就说再也不来往,就离开了。但黄金依旧给了那个爷爷。
    时间回到现在。
    我的爷爷需要帮助,但是两个人因为年轻时的争吵,互相割不下面子,那个爷爷只能暗地里关注着。
    有一堆和我一样大的年轻人,有些是对方爷爷的孙子有些不是,他们好像有什么能力,会飞或者会别的。
    对方爷爷的孙子设计最终让两个爷爷重归于好,考虑到爷爷的自尊心,归还了七万两黄金。
  • 梦境中的旅者 2021-01-14

    👴🏻秃了

    昨天被强制要求参加社区副职竞聘,社恐人员惧怕面试,一进考场坐了三排领导和书记把你三面包围,好不容易结束了,晚上回家做梦梦到头顶秃了。。。
  • 人间不值得 2021-01-13

    1/12

    坐自行车上路过幺鸡面,中医学院,一个男的家里,一进门全是鞋子,他说他和他表哥住,客厅拐弯有4.5级楼梯,进去是卧室,卧室对面直通一个铺面,是一个老头卖炒菜的,我们临时来了没那么多菜,我准备离开,我的袜子变得很脏,他极力说服我们别走,又准备钱给我们开房休息,开着一辆公交车,直奔酒店,到站后车上人都下来了,我说就一个小时,我小雪娇睡一间就好,别浪费钱,死活不同意,睡醒我们打算去人民公园
    照镜子,牙结石很严重,一边掏一边掉了半颗
  • 肉粽姐 2021-01-12

    20210112

    男友经营着一个小的线下社群,因为太爱李雪琴,他带着整个社群的人去追星了,留我一人在北京。我去我们日常徒步的山里,发现悬崖峭壁上都被他用白色喷料喷了大大的“我爱李雪琴”,我决定跟他分手。但明天就要去天津考驾照了,我连教材都没打开过一次。打电话给爸妈,让他们第二天送我去天津,他们同意了。然后我从徒步的山里走到天桥附近打算倒车回家。结果居然发现了天桥剧场(设计得跟密室逃脱一样九曲十八弯还有NPC出来吓人)里面就有个考点,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说是我已经报名成功了,在北京考也行。但在北京考的话,就必须得参加当天

    查看全部

  • 石蒜 2021-01-12

    梦见我在一个楼里做淘宝,屋里非常乱,我想要好好收拾一下,一会儿老板就要回来了。结果又变成一个大厅,同事说这个人好烦啊转给你好了,我就接了过来,后面一波旅游团进来他们咨询家具的事情,我就跟他们介绍安装上是什么样子。人们都走了后,我就爬楼梯上楼,结果三楼他们没有关门,屋里没人,风吹的开开合合声音很响,我到那里阻力非常的大,很难爬上去,就这样很艰难的爬上过去几次后有一次屋里居然有人了,我跟她说你没有关门连着单元门的楼风太大了,要把我吹跑了。他们就把门关上了。回到一个屋子里后,雪莲她们就打来微信视频,她说她太无聊了,去逛超市,给我介绍超市的各种东西,有一些红包,非常漂亮,类似故宫联名款,还闪闪发亮的。雪莲说你们只能羡慕啦,买不到。只有我这里才有。
    一个场景变幻非常快的梦,有些画面没能叙述出精彩。
    搞笑的是我在梦见里也在断断续续跟h微信聊天,然后梦里的我还在想h现在会在想什么呢。
  • 梦境中的旅者 2021-01-11

    精神掌控

    我和同伴来到一座海岛,这里有不少木质小屋,我们在这里游玩。突然这里长出了很多海草,冲出海面,沿着小屋和道路蔓延,甚至长进了家里。清理的速度根本上生长的速度。有人说这是病毒在传播,导致它们异变了,大家都很恐慌。我赶紧收拾了一些东西,趁着夜色离开这里。
    我来到一处广场,有女人带着孩子在一个投币机前玩,我过去投了一个币,吐出来一辆小推车,我推着小推车走,小孩不乐意了在后面大哭要推车,他觉得小推车是他的,他母亲只是在笑着哄他。我觉得吵死了,想赶紧跑回家,这里不知道为什么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氛。
    天色漆黑,我经过

    查看全部

  • 小猪famry 2021-01-08

    砍头

         我在一个土匪山寨里,土匪拿着电锯,顶在我脑袋上方,他让我把眼前的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的头砍下来,如果我不砍死他,我被会被电锯锯开头颅,我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头上的电锯已经开始往我头上锯了,我感觉到头顶已经被锯开一条裂缝了,被逼无奈,我手起刀落,砍了三次,终于把了恶人的头看下来了,头上的电锯终于停止了。
         恶人的尸体需要处理,让拖他去森林里火化消失灭迹,这时候脑海深处有个第六感的画面,就是没头鬼烧不死,会诈尸起来打我们。
         但是没办法,还是得拖他去掩埋,把尸体用毯子包着,我们两个人拖着路过村庄,

    查看全部

    恐怖,诡异,恶心
  • YING莹516 2021-01-08

    被杀

    给朋友送钥匙回家的路上碰见了有过节的旧相识。本着内心的骄傲,我直接无视他们,在前面蹦蹦哒哒的走。为节约路程,我抄了一条傍山险路。脚步逐渐慢下,小心翼翼向前挪着碎步。隐约感觉后面有人跟着。这路鲜少有人会走。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回头一望,果然是她和她的男朋友二人。距离越来越近,我开口想问跟着我是何目的。话音未出口,那男子借我回头之势猛的将我推向山崖。跌落的瞬间我看见朋友在远处,便想大声的求救,揭穿二人恶行。但喉咙就像被锁住一样,奈何我怎样努力却也喊不出声,就这样跌落山下。这瞬间,脑袋里也闪过些许画面,这荒山野岭之下怕是连尸首也要被那豺狼猛兽叼了去。我这一生结束的竟这般潦草。那为非作歹之人怕也是要逍遥法外了。遗憾?不甘心!接着是坠落的感觉。我张开双臂,像打开翅膀一样,企图飞跃。可是等待我的只有无限的深渊,黑暗。忽然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啊!是我爸,他来救我了。接着,他让我赶紧起来该吃饭了。这么能睡!
  • 肉粽姐 2021-01-08

    2020108

    我大学二年级,学校组织体检。一遍体检一边想,我大三大四要好好学习,不能虚度光阴
  • 石蒜 2021-01-07

    梦见古城公园的老板和同事们。自己也住在那里,还有家里的宠物也都在。老板说你养这么多动物啊,我说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他说,要不把他们放到游乐屋吧,那样还能赚点钱。后来就醒了。

    其实还有其他梦见境就是间隔的时长太久忘记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71页,第2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