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 Shawn 2022-01-20

    一张大床,面前是一面落地窗,两侧垂着窗帘,房间里我和你在缠绵,房间很小,窗却很大,似有电影院的荧幕那么大,窗外是一条斜着的马路,马路两旁是青翠的树木,不高却坚实。马路外侧是一块沙滩,再远处茫茫然。不是声响,是闪烁的光亮吸引了我像窗外看去,外面骤然间狂风暴雨电闪,却听不见任何声音,风雨冲刷在树叶上哗哗啦啦,画面蒙着雨雾,这些被严严实实地挡在窗外。能够看到风潮湿而清新的味道,是小时候上学路上的风的味道。忽然又是一阵风云大作,狂风掀起海浪,阳光乘在风上,风携着雨,整个世界弥漫在柔和而绚烂的色彩里,海浪几层楼高,卷着风沙向路边城墙似的涌过来。这些从窗户看到,就像看着一幅绝美的画,惊叹中充满了满足。
  • H. 2022-01-19

    上学  新冠后重新分班  好像是高中  我选了和她一个班  同一排  中间隔一个位置  我让她坐过来  她笑着说不也  然后给了我一个吻  后来的我忘了  好像我们是在一起的  但是也好像不是  我还在想着女朋友怎么办  但是却也愿意沉溺其中  大概和以前真实的状态一样吧
  • 2022-01-19

    关于董事长

    梦见董事长了。
    发现他很关注我,挺喜欢我的。
    办公室有很多人,他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去计算税费。
    我搞了很久算不出来。会计说什么要怎么算,哪部分又要这样算。我实在是不懂。
    然后给董事长打电话。他和他家属一起的,安慰了我。边开车边和我说话吹牛,气氛挺好的。
  • 十六圆 2022-01-18

    1.梦境宿舍桌面上开出棋盘格大小的另一番世界景象:层层云梯道上流云似轻纱曼妙脚边绕动,透明纯净仙气似柔波泉水涌动。(梯道缓而长 很宽视角感108M,台阶15cm高*40cm),前来参加的人们不紧不慢徐徐朝前入场,有的带着坐骑宠物,有的和伴侣一起。神鹿头尾连接成长串线护在两侧,虔诚伏头前进,一步步尽显优雅。明明占桌面积很小,但是却依然能转换3D感体验这场阅场仪式太神奇啦。
    2.梦里和伙伴们在一遗存村址找东西,找到判则胜出。我们走到一高出处依坡而建联排的房子,越往前面走个别伙伴叫停回走,因为前面可能遇见大象仔,打算下去村里别的地方也能找到可替代品。也有个别伙伴艺高人胆大,顺着房墙往前冲。梦里有遇见几个相关人物,情景忘了。
  • 十六圆 2022-01-18

    2021.11.6

    1.梦里我看见了一个女的个子1.65左右,大骨架,微卷低马尾长发妇女(梦设)生前最后的所在地是在医院的。梦里的昨天就跟着我,只不过是梦里的那个时间点才正式出来。(梦里是梦里的时间线)站在我们家门卫室的房顶, 梦里的小伙伴(忘了长什么样是只有梦里存在的人,梦设)就觉得什么人这么大胆敢不问自闯的进来院子里,像个贼一样。那跟着我的妇女就瞬间变成一团黑闪走了,小伙伴就派了个小女生(高中生的年龄)去检查门卫室方向的情况顺便把该修的墙面修了。
    2.我梦见我在走一段上坡路,路是特殊的路,走上去就感觉路上漏电了,全身触电的痛感。没有人能走出来,不过我硬着头皮坚持一步一步踏过来,梦里的情景好像是场测试。
  • 十六圆 2022-01-18

    1.17

    1.梦里和同伴在爬山,雪碴冰块延路覆满。后面有其它人(梦设)也要登顶追上来,这是场考试。我和同伴伏在冰雪碴子一边侦查情形一边等后面(我们不是一路人)。上了山顶目的地,大家原地休整。顶上有一块地因地底下空塌,表层直接下沉,造就了眼前我们所见的局面,现在这里已经是一片橘园。同伴敏锐的察觉到一群僵鼠来了(梦设我们对那种东西有所认知,猫一样大的异鼠死后僵尸化),同伴眼神交流我们打算撤,正在犹豫要不要提醒其它人。后来我们到附近一处建筑风格有点像湖南(就墙面灰色砖头,隔墙很高,有圆形门),建筑暂避。一队僵鼠和

    查看全部

  • 2022-01-18

    2021/01/13

    梦里我走到家楼下,碰见了潘延,她问我要不要出去,我拒绝了,她说了一句我一点不懂她,之后她就上楼了,我在楼下闲逛,走到了新修缮的大桥,现在还没修完,大桥两侧没有栏杆,但也正因为这样,远处的夕阳变得特别美,我准备拿出手机拍照,但是一到桥边我就特别害怕就像失重了一样,8p掉了下去,我慌了,正好桥下面有个工人,我喊他帮忙把我的手机扔上来,就很离谱,桥到河道底的高度可以算是高楼大厦了,更离谱的是那个工人一扔就扔上来并且我接住了并且不觉得离谱反而觉得很幸运
    …..
    记不清
  • 如鱼 2022-01-18

    异能世界。
    守家。
    用枪杀了很多人。
  • 十六圆 2022-01-17

    1.16

    1.梦设被告知“清”余民欲谋反计,东躲西藏迁徙到叫“湘”的地方。(梦境记得不清楚 名称记得不全,就只记得单字)然后梦里航拍视角俯瞰下面山林毓秀,周围重峦叠嶂是中间独耸一座山峰的天然屏障,中间山顶就地取材造有住处。我们到了住处,只遇到几个妇女儿童为亲戚宴做准备。有个机灵的小姑娘(12/13岁)在厨房门口傍边的木岸上用一次性杯子倒可乐。
    2.两小孩(五六年级)趁教室没人在后排说话随后逐渐放飞自我,开始小男生之间的小打小闹。这时候老师们回来了,看他俩难得玩的开心就专门顺拐进隔壁的教室调配设备,启动满满科技感,折射出好几块黑色透明光屏,其中光屏中几块红色弧形构成圆。事实上这是wjk,wy过去的录像(梦设)。第三方画面外我们开玩笑说道这00后的录像都是高清的。
    3.梦里我的右手无名指长了类似于粉刺的小东西,我挑了一下后无名指那一块指节竟然挑成了孔,里面骨头清晰可辨没有血肉,倒是有一些透明凝胶。梦设这种状况并不奇怪,压根没放在心上,想着不久就长好恢复了。梦里还见了一位女老师(梦设)。
  • 2022-01-16

    梦见了一只大蜘蛛,这个蜘蛛有一栋楼这么大。它正面有3只眼睛,背面有1只眼睛。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比较保护那个女的。女生看起来比较柔弱,可能是什么公主。男生可能是什么骑士,看起来不是什么贵族。好像是女生家族受到了什么迫害,男生决定要保护她。
    他们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看见了这只大蜘蛛。准备逃跑。然后不知道是谁,组织了一群百姓,他们像是工厂的工作人员,非常多的人,可能有几千上万。他们斗争满满的说要和这个东西决斗。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个蜘蛛到底有多恐怖。
    公主知道了,非常难过很自责,认为害了这些无知的人民。
    镜头再

    查看全部

  • 如鱼 2022-01-16

    出国

    出国留学。
    住在蒙古包一样还有点漏风的宿舍里,里边有一男一女,男是中国人,女是亚洲人。
    男的很胖,吃很多肉。
    我和女成了很好的朋友。
    外出时有一间宿舍起火,赶快接水灭火。
    我想到了在这里要呆五年
    我想回国。
    我说五年时间,my都十岁了。
    她说,你的未来重要还是?
    我说我都这个年纪了,还是她的未来重要。
  • 小贾 2022-01-15

    1.13

    一共是两个梦境,第一个是在野地里,我不知道去干啥,迷路了,我看到一个人,让他告诉我怎么走,他就指导我,我发现不太对劲,后来发现他是日本人,穿着便装,就是那个间谍,他是中国人,给日本人办事,我后来就发现了他们好多人,就赶紧跑,那里又好多大炉子,不知道是干啥的,我就钻过来钻过去的,应该是挺烫的,但是就是因为梦里,所以感觉不到烫,后来我就跑掉了,第二个梦,就有点苦逼了,我梦到我在上班,公司一个人都没有,就我自己电脑背对着墙壁,我在那坐着,是老板让我周六来公司加班,过一会老板来了,看了看我,在等一会,他约了合作伙伴来公司吃饭,就在我旁边摆了两个大桌子,好多菜饭,让我也一起吃,我也跟着吃了几口,别的没了,可能因为上周老板让我周六日加班,没有休息,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的,然后会做这个梦叭、

  • 十六圆 2022-01-15

    前阵子印象深刻的梦

    场景足够梦幻令人记忆犹新:一颗很长寿的黄叶树中心托着一个沉睡的人(小声说: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梦设这种树有一种作用是作冢),另颗树枝干伸过来上面躺着红装男子静静的看着黄叶树心躺着的人。他的疲惫在见到沉睡着后全都消失,心里告诉对方等他回来。男子伸手手变化出树藤小心翼翼轻触沉睡的人的头发,好像生怕把沉睡的对方吵醒,风微微吹动发梢似诉说着近千年的思念。
  • 小贾 2022-01-15

    1.14

    我昨天晚上一共梦到了两个梦境,第一个是在户外,好像是在上山的地区里,山顶上有一些小孩,还有一个跟我差不多的孩子,我路过,我要路过这个地方回家,他们就拿石头砸我,然后我想上去打他们,我就一直向上走,但是就是过不去,不知道为啥,可能是因为他们在的上面实在是太高了,全是弯曲路,土路,比较桦不是很好上去的,那我就回家,他们居然冲下来了,小孩拿特别大的石头,我当时就在想,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差点砸到我了,好像后来我是闪了过去了。第二个梦境是去找我对象,我们不是异地恋嘛,然后去她家了,她家挺大的,有好几个屋子,我就去她屋子里,她家里没有人,都出去上班了,在县城里,随时都有可能回家,我在她屋子,她妈妈如果回来,我也没有办法躲,我就特别害怕这个,着急跳窗户也不行阿,我俩就脱了衣服,然后我其实想让她帮我那个,然后我还没说,她就,,我说还没洗澡呢,然后他停下来了,我就舔她下面,还摸她下面了,后来我说我快要射了,然后射她身上和脸上了,这个梦真的好奇怪喔,今天是我戒色的第15天,难道是欲望上来了吗,呵呵,然后她妈妈没有回来,没有发现我们,我然后就回家了。
  • 十六圆 2022-01-15

    1.14

    又一个奇怪的梦:1.我和老姐坐在车里驶过往小学方向走的那段村路上,远处就在往学校门前交汇的公路段。我俩车窗打开看外面风景,前面的景象震撼到我,一豹一蛇参天庞然之大在过招,它们是气象之身,灰云凝聚态,周围也散发着灰云。双方气势威猛,云蛇盘踞于地而头挺立,云豹仰身应战。然而路面上是另一番场景,好似蛇豹之争不存在。一起惨烈的车祸,车子已经报废,两个人无辜的站在车祸现场,状况不容乐观。一个上身穿橙色工装符,另一个是红色上衣,还有一个人躺在地上。我们的车在移动,我定睛一看,躺地上的正是红衣服的那个人。我马上意识到他死了?站起来的是鬼了?我不敢确定这是真的就摇我姐,让她看我指的方向,这个时候我们的车已经离去,只能转头往后看。我姐瞧见车祸现场只叹惋惜,我试探性的问她前面有几个人?能看见几个红衣服的?我心里不停默念别是两个别是两个别是两个。老姐一脸无语,果然那只鬼以及恢宏的蛇豹云气只有我看见。
    2.(梦设)在租的房里,窗户只能开半点缝,晾衣处搭了很多件其它人洗好的衣服。(这又是一个很快照进现实的场景)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223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2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