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 十六圆 2021-05-11

    1.一个小导演(非正式)拍一群跑龙套演员吃火锅的小片段,节约时间+成本就买的现成的菜品伪装成煮火锅。男演员捞起火锅里的螃蟹,这几只螃蟹也是买的加工好的零食放进去的。
  • 梦境中的旅者 2021-05-11

    小楼里的战斗

           天气阴沉,乌云密布,我来到了一个空荡荡的小楼里,在一个房间找到了我的同事。这个小楼里的房间没有什么装潢,还是水泥墙和地,就是简单摆了桌椅。我在这里坐下吃饭,一边还听同事讲课。中途大家以去厕所为由,都离场了,剩下我和两个同事在,我一看也离开了。
           我们被通知有敌人来袭,要开战了。我们赶快布置了士兵在小楼的各个角落御敌,其他人找好位置时刻准备,我的母亲在实验室,她正在做实验,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一切小心。我的钱包里一些钱和金子,我焦躁不安,于是找来两个人对赌,赢一次输一次,金额不大,赢了10

    查看全部

  • 十六圆 2021-05-10

    1.梦里不知道是谁把无盖小圆盒放在地上,里面黑色的稠状液体表明划成不认识的符字,然后取来一只蜘蛛完全捏成浆汁落入盒里黑字符上。浆汁遇字符时缓缓生白烟,这是在请神/联系神。请来一位掌管精怪仙魔死后的灵魂(也就是管成“鬼”精怪仙魔)的神,梦里这位神一旁还有一位不知道哪一殿掌管人死后的灵魂(也就是管鬼)的冥王。梦里他们给一个愣头年轻(他是初来咋到的“小白菜”)讲灵魂摆渡的因果。还举了个例子记不太清了,大概记忆轮廓是办了一件事(忘了具体啥事了)后倒置前因后果好多次,来来回回会有很多种可能,最终回头一看,原来

    查看全部

  • 姜喜欢 2021-05-10

    奇幻梦境(一周之前的梦觉得很神奇,还和室友讲了)

           这是一个奇幻的梦,起初是一个神秘的男人,我们不知道怎么认识怎么相爱怎么在一起的,感觉是特别特别相爱,但是隐约知道我们不能在一起,有一方势力反对并且阻止了,但没有成功,我们还是在一起了。不过当我们相拥亲吻时就明白了,为什么不能,我们是受到了不知名的诅咒,这个诅咒在那一刻应验了,他变得强大狂暴嗜血,把周围的人们一个个咬死,满嘴满身的鲜血,我不知所措,愣了许久有好久,冲上去抱住了他,他太强大了稍稍一挣便挣脱,我被摔到地上,然而那一刻我的身体好像才后知后觉,也产生了变化,双目赤红,尖牙厉爪,头发变

    查看全部

  • 鹏Ggiw 2021-05-09

    阿富汗猎犬

    看阿富汗猎犬在冰面上滑冰,姿势优美,毛发飘逸,滑呀滑,远处冰面破了个冻,水从里面喷涌出来,狗狗就滑过取钱,屁屁坐下,用屁屁把洞堵住了
    轻松,奇怪
  • 十六圆 2021-05-09

    1.梦里有商家们举办的汉服活动,目的是宣传自己家的即将要新上的衣服,我路过看见女模特们正扎堆走动。前面几件橙外套短下裙和白大袄(绣有花,有一层薄纱笼罩在花上,模特徐徐走来,绣花若隐若现第一眼就让人联想到“有暗香浮动”)好看是好看,但是勉强算个中国风衣服吧。后面衣服版型正常多了,有一件粉色明制的特别清新温婉。后面,我去摄影师休息室等人(梦设处理事情专门去那找个人,忘了是什么样的人),我在室外门口站着,门口墙上贴有一面大镜子供模特整理仪容。两位摄影部的年轻男士收工搬着自己的设备回来了,他俩照了照镜子(

    查看全部

  • 边梦白 2021-05-08

    和吴世勋一起拍综艺

    和EXO一起拍综艺。
    这个综艺是爱豆和普通人一起生活的综艺,EXO来到四川游玩,我被节目组挑出负责吴世勋,也就是我和吴世勋是搭档这样吧。
    拍摄第一天我还在意我的形象,结果吴世勋好像一眼看破我平时的样子,老怼我。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放弃了,就爱咋咋的吧。就最真实的状态和吴世勋相处。
    (中间有一段因为拍摄太累我好几天没洗头,吴世勋也没嫌弃我,但每次他一看我我又觉得他好像是在看我油油的头发…好在意!!)
    就这么带他到处玩了几天后,节目组又安排了另一个女生(好像还是不太红的女艺人)进入我和吴世勋这一对。
    那个女生对吴世勋很

    查看全部

  • 十六圆 2021-05-08

    1.和老爹老姐去一个温泉旅游泡温泉♨️温泉水含有硫磺对身体很好,我把整个身体包括头都浸没在水里享受。老姐那个温泉坑来了一个人也想泡,老姐不太想有别人一起泡就出来了。
  • 肉粽姐 2021-05-08

    曹云金

    我是骨折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外伤。到医院以后发现曹云金是我主治大夫。给我治疗的还挺好的。伤势快痊愈的时候,我俩已经比较喜欢彼此了,他就直接把我带回他家了,说继续在他家给我治疗。到他家才发现居然还住在平房,不过是二环里的,内院外院的,好几间房。房子里就是普通老百姓过日子的样子,还有晾衣绳挂着衣服毛巾,收拾得不是很整齐。看到了女性的拖鞋,我问他难道不是单身么。过了一会他手机响了,他接听,声音很大,对方说什么我也能听清。原来是他妻子跟他商量过几天两个人一起签离婚协议书。我心想这人还挺会,婚还没正式离呢,下一个已经开始安排了
  • 十六圆 2021-05-07

    本子上以前记下的一个梦,这篇往本子上记录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具体哪一天的时间。“梦里“学府”(不是现实的学校里,梦里设定的地方,未必叫“学府”。这是一个好大范围的地方,一切以“师长”为尊,不同部门分工分地各司其职,有道是有的神仙住天有的住海但统归天族。梦里我是“师长”(时间长了忘了是男是女)的学生所以醒来把这里称为“学府”)老师给我了一个黑檀盒子一样的东西,无任何花纹,也无缝隙可打开,样式老气而古典了些,但实在它暗藏玄机。由于闲来无事,我带着盒子(这个盒子并不是唯一一个,每人都有,它是根据使用者的能

    查看全部

  • 边梦白 2021-05-07

    好像原本是要考试,中途我和同学去了一次厕所,在厕所那里遇见一个男人用女声做直播卖货,卖的是各种奢侈品牌包包。
    同学感兴趣就去问了一嘴,问可不可以去柜台谈这个活动,结果被人给怼了。又问为什么运动节的包包为什么和这几个奢侈品的颜色不太一样。被说是运动节的是折扣活动,品次不一样。
    我把她拉走了,告诉她那人直播时展示的都是真货,但是卖出去的都是仿品。你们买到仿品的,颜色自然不一样。
    回到教室后发现考试卷子都已经收完了,而我还没交的卷子和课桌一起不见了。考试的内容除了试卷外还要做一双假人手,做出被烫伤的效果。我

    查看全部

  • 肉粽姐 2021-05-07

    对联

    过年回家前意识到自己还没买对联,冲到小商品批发市场,都快下班了,各种找不到合适的对联,最后也没买。到家以后,问我妈,我妈说姥姥去世三年内不用贴对联,没事
  • 十六圆 2021-05-06

    1.一位着一身葡萄紫色绸缎的老太太,老夫人襟危坐于桌案前,风骨气势不减当年俨然一座山。她来这给嫁到这家的女子(老夫人好像女子的外婆又好像是她母亲,由于是第三视角梦到一个片段所以不太确定具体是女子的什么人,总之是有这么层关系)讨要说法。原由是女子的婆家人想趁她夫君出门在外一时半会回不之际(生死难料)挤兑她离开。老夫人不曾多言微微一动头上房顶被力量牵引拉下一片空白不偏不倚的砸住一傍的妇人。那妇人被房顶压住受重伤敢怒不敢言,坐下无人敢上前帮忙营救,只得忍着痛努力掘开碎片。而老夫人却巍峨不动,瓦片木料紧擦

    查看全部

  • 边梦白 2021-05-06

    我有个姐姐,被一个男人害死了。
    那个男人是我的邻居。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我,我知道这件事。于是我坚决反对他进我家。
    我家的设置比较特别。最外层大门打开后进去会有第二道门,第二道门是钢板厚度的防盗门,第二道开了后还有第三道透明的自动化玻璃防盗门(很结实的玻璃不会碎的那种)
    我姨妈一直觉得对方是好人,甚至想撮合我和他,被我打出去了。
    之后我的家就突然变成了飞船,可以飞行可以控制方向。很厉害!
    我就带走我表弟表妹,还有一个支持我,也觉得那个男人有问题,一直在找证据的人。他们进入我的家或者说是飞船 的时候好挤哦!明明一

    查看全部

  • 2021-05-05

    好几年前,脑海里总有几段记忆,跟我小时候的经历联系不起来。
    因为我的往事有点乱,具体我也想不起来了。
    出生到四岁左右,在四川跟外公外婆住,那是一个四处环山的小农村,泥瓦房,前面一排竹子,再前面一条小路延伸到一个池塘,小路两边都是大片大片的菜地。
    四岁到五岁,被妈妈接来福建一座山上,
    六岁左右随妈妈改嫁留在福建。
    (这些时间线其实并不准确,只能根据我在妈妈改嫁后六岁半开始上学得来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几个片段总会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第一个,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长廊里,一群农村的叔叔阿姨围着一个六岁左右

    查看全部

    模糊,奇怪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91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