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梦中RPG 2019-10-20

醒来是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
围坐在床边的人们倒是不陌生,都是一些关系不错的朋友。
冬同学一反羞涩的常态,伸手来碰触我日常戴在脖子上的挂坠,这股热情劲儿倒把我吓得往被窝里缩了一下。
记不清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出了房间,来到了混杂着田园和游乐场风格的村落。
我随便走着,发现村子中间很多游乐设施都需要骑乘飞天麟龙才可以游玩。我召唤出飞天麟龙,却发现由于我处于村落这种特殊区域,系统自动将鳞龙的皮肤替换成了气球一样的飞天绵羊。
我跨上这只飘忽不定的绵羊,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它该如何驾驶。一通操作后,我的绵羊直线冲了出去,突如其来的加速度让我在风中凌乱。
我费了好大劲才将绵羊稳下来,让它逐步直线升空。然而,过于兴奋的我往下看了一眼,看到逐渐远离的地面,觉得俩腿一软。
我恐高了。
手心的汗让我逐渐抓不稳鞍座上的把手,为了安全起见,我让绵羊重新降落回地上,骑着它在村子里四处走。
绵羊跑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稳,与骑马的感觉差不多,没过多久我就受不了这种颠簸,在村口的竹林处收起了坐骑。
我拜访村外的一家住户。他们擅长针灸,并拿出一大盘明晃晃的针,热情地请我试试。
我非常严肃地拒绝了,并告诉他们,如果敢扎我,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做客。
过了一段时间,我以旁观者的身份见识到了这个针灸世家的一场战斗。
仇家选择了针灸世家没有精壮战斗力保护的时候从地下室攻了进来。一个穿着打扮有点像阿阮的女孩领导家中老幼妇女从密道有序撤离。
仇家进来后房间自然空无一人,但他们注意到病床上有很多盖着白布的尸体上扎着密密麻麻的针。
寻仇无果,他们将怨气发泄在尸体身上。白布和针被扔了一地。
然后,尸体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与攻进来的仇家扭打在一起。
而带领家人出逃的绿裙女孩已经来到了密道出口,有光线透过木门的门缝照进来。
女孩发现密道门口也有仇家在守,示意大家不要动不要出声后,她将木门打开了一道缝。
没想到守在门口的这波人是指挥级别的,她们派进来探路的是个十几岁的小男孩。
绿裙女孩始料未及,一个手刀劈得过高,没有打晕探子,反而暴露了自己。
仇人又增派了人手攻进了密道,密道里一片混乱。
混乱,紧张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