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集训 2019-11-09

虽然是学校的集训,但住宿的地方意外的不错。
装修精致、外墙贴满红色装饰瓷砖的小洋楼约摸四五层高,内里也是多用金属扶手来丰富材质。一走进来就觉得虽然简约,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气与秩序感,就像入住高级酒店。
我和其他几个同学的住宿房间在三楼,从楼梯间上来拐弯第二间。
屋子不大,却依然保留着房子整体装修的精致感,窗外有着跟屋内扶手相同材质和颜色的护栏。
不等我们完全将东西收拾完,就传来了去大教室报道的通知。
初中时候的班主任重新接管了教授我们的工作,将带着我们进行最后的高考数学复习和日常学习生活指导。
死党在大家的支持下成为了新的班长,她很骄傲,又有些不好意思。我的座位在她右后方,她双马尾的遮挡下,我看不太清楚她具体的表情。
她兴奋之余,我们的目光对上,她开心地问我,中午一起吃饭?
我点了点头。
印象里上了高中我们没一起吃过午饭了。
班主任开完班会又讲了些数学题,我没什么心思听,总想着快点下课,好去洗个澡。
终于下课了,我飞速换上居家服,拎着洗浴用品跑去淋浴间占位置,却发现这里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喷头也有好几个。
我自觉走到最靠里的喷头下面。那是个阴暗处,从浴室窗户透进来的自然光几乎照不到,但我似乎已经感受到从下而上的水蒸气在升腾。
我还没脱掉衣服,死党进来了,她自顾自选了比较靠外的位置,与她一起进来的伙伴边聊边洗。
洗完后,她们出去了。我神经兮兮地从偏门跟了出去。
楼外的空地上聚集了很多学生,从小学生到高中生都有。
小学生多聚集在围墙下,一个个兴趣小组沿着围墙的阴影一直排到远方,他们可以凭借兴趣喜好来选择活动。
而高中生暴露在太阳光下,画画的、练习乐器的居多,看来艺考的压力让他们不能像小孩子那样任性了。
我出来的偏门旁边正好有一支体育队,队员在排队依次进行日常锻炼。
我漫无目的地寻找死党,很幸运的是没走两步就看见她坐在不远处的兴趣小组的帐篷前,与一群小学生一起画着什么。
我走过去,她没有注意到我,与那群小学生说说笑笑。她的笔在硕大的水粉颜料盒中蘸取颜料,丝毫不在意笔尖带起的颜料污染了其他格子中的颜料。
我有点可惜这一大盒收拾的干干净净,粘稠度又恰到好处的颜料了。
不知道是出于对颜料的惋惜,还是因为对死党爱答不理态度的不悦,我转身离开,并在半路上顺手拿了不知道是谁的画板夹在胳膊下。
我想找个地方画画,但想起我连一盒能用的颜料都没有,更是觉得火大。
我在想要不要丢掉画板去洗个澡,但这个时间段明显不是学校开放洗澡的时候。
可不知不觉,我就以穿着肥大的居家服,夹着画板的奇怪样子出现在了浴室门口。
两位我认识的老师正在门口聊天喝茶,我慌乱打了个招呼,夺路而逃。
跑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胸口的扣子被跑开,风打在锁骨上的凉意。
还能听见两个老师的议论,说我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
我一路跑回宿舍门口,遇见个熊孩子,他堵着门不让我过,还甩着他的小画板要打我。
我用我的画板挡住他的攻击,几次下来我的火气非常大,二话不说抄起画板从上往下冲熊孩子重重砸去。咔嚓一声,熊孩子没动静了。
我丢下画板,找别的路上楼。
我试了试爬窗子,但我的力气只够爬到二楼。二楼就二楼吧,能绕开其他人就好。
我翻进一间宿舍,想着赶快离开,没想到一开门就遇见了班主任。
我冲她尴尬一笑,拔腿就往楼梯上跑。
冲到三楼,终于要回到我的房间了,我却看见走廊尽头站着几个男生。男朋友也在,大学时候的样子。
我问他没有下楼画画吗?他说没有。
我委屈坏了,拉着他进屋子,坐在床上,告诉他说我很想画画啊,但我现在手头连个电脑和板子都没有。
混乱,奇怪,伤感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