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战后的荒桥与烦恼后的甜品店 2019-11-18

我卷入了一场城堡中的战斗,每往上爬一层,就面对着更加强大、更加密集的敌人。
魔法球在城堡里肆无忌惮地乱窜,每一次击中目标都带来了强大的破坏。
城堡倒塌了,我拽着身边的战友拼命往外围的空地跑,那跌落的城墙碎石仿佛有生命一样对我们狂追不舍。
终于,一块石板追上了我们,将它沉重的身躯全压在了我的腿上。一时间,我的腿完全没了知觉。
等我从这片混乱中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有医生在帮我接断腿了。咔嚓一声,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我扶着医生站起来,发现腿并没有什么不方便,可以跟断掉之前一样走跑跳,非常惊喜。
我谢过医生,绕过城堡,发现了一座半陷入泥地中的荒桥。
桥上的木板零落,周围可以扶的绳子也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断。
死党从我后面跑过来,抢在我前面上了桥。看着她在桥上颤巍巍的样子,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脚下深一步浅一步异常难行。我看着在前面奋力前行的死党,索性深呼吸调整步子继续向前。
走到桥中央的时候,我向着城堡的方向看去,那边有很多人正在围攻城堡。在烟雾的笼罩下,朦朦胧胧像一张阴冷色调的史诗图画。

我看到老妈在哭,便询问她原因。原来她不想让老爸去地震频发的危险地方出差。
我出了屋门,在楼道里找到老爸。
最近我总是梦见地震,我说,肯定有什么原因,也许是睡梦中感受到了清醒时难以察觉的微妙晃动。总之,这些晃动越来越频繁,肯定不是好事,也许就是大地震的提醒。
老爸不以为意,一二三列出了三条他必须去出差的理由。
我反驳到第二条,突然抱了侥幸心理,也许老爸运气很好呢?
于是我走下楼,打了车,经由小时候最熟悉的街道,去了一条古朴的老街。
老街拐角处有个甜品店,嫂子正在甜品店门口等我。我招呼她一起进了甜品店。
甜品店的厅很大,古色古香的,甚至还有皮质的沙发,放在如此布置的厅内也不显得突兀。
有服务员拿着菜单坐在我们旁边,向我们介绍她家店铺每一层的服务,说是四层的最好,最热闹也最豪华,但也很贵,除非是怀孕七个月以上或者什么什么条件才可以免除费用。
嫂子一听笑了,指了指她圆鼓鼓的肚子,示意她符合要求。
服务员会意,引导我们上楼,并建议我们一层层都逛一逛。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我们便往上爬。
没想到从一层到二层就很难。打磨光滑的坡道上连个台阶都没有,在暖黄色的灯光映照下反射着光,把周围的白色墙壁都映了一层米黄色。
我和嫂子互相搀扶着使劲,总算是一鼓作气跑上了二楼。
二楼像个开满格子铺的小商场,我们在里面穿梭闲逛,感觉像在彩色的积木世界中。
有一家店铺卖的表很别具一格,都是创意型的表盘和表针图案,我有点心动。
店家见到,忙招呼我去选亚克力板和贴纸自己组合。知晓这些表只是塑料板上贴透明贴纸后,我的兴趣减了大半,与嫂子一起离开了。
去三楼的楼梯台阶中规中矩,但没想到推开三楼楼梯间的门,外面就是楼顶了。
这地方,哪有四楼啊?!
我们回到楼梯间重新打量这里。说是楼梯间,其实大小跟厅差不多,不远处有个办公室,估计是这个店铺的管事办公室。
我过去敲门。明明透过门上的玻璃窗能看见办公室内有两个人在办公交流,但她们就像听不见一样,都没往门口的方向看过一眼。
我有点急,加大了力度,变成了毫无教养可言的拍门。
这一拍,把楼内的保安拍来了,他们问我干什么这么大声音。
我皱着眉头向他们询问四楼在哪里,他们有点惊讶地闪开身子。在他们身子后面,办公室门口的正对面不远处,我又看到了甜品店熟悉的logo。地台比三楼高出一两个台阶的高度,这又算是一层楼。
我谢过保安,跟嫂子一起进了甜品店四楼。
…感觉像是被骗了,几张桌子,几把椅子随便摆放,连个招呼客人的服务员都没有。
角落处的桌边坐着一个老太太,反正也没其他人,我们索性坐在她旁边跟她聊天,发现她几句话都离不开游戏。
我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是在前几天的游戏机展上见过她。她当时抢到了最新款的游戏机,快乐地像个孩子。
混乱,奇怪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