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采风时的酒店监狱 2019-12-04

学校组织去古城采风,我们入住一家装修非常有禅意的酒店。
后来觉得不对劲了,这家古寺一样的酒店把我们软禁起来,自由行动的范围被限制在客房与客房外面的走廊。
男女住宿是分开的,我和心同学一间屋子,这种情况下我甚至见不到男朋友。
心同学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东西,嘴里一直反复念着“jia you”,我们一起猜,却猜不到这个词语的含义。
就这样被剥夺自由几天后,对我们的限制突然减少了些,允许我们去往男生寝室。
他们似乎比我们自由的多,我们排队进入对方寝室探望时,他们正在床上男上加男玩着什么奇怪的游戏。
由于时间有限,我见到被压在几个大汉下面的男朋友,确认他没事后,就草草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和心同学拿了壶去打热水,刚出门就碰见一个禅师偷偷摸摸地从走廊穿过。
我连忙让心同学拖住禅师,试图弄清楚如何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至少,解开对我们的人身限制。
禅师被我们拉住时吓得四下张望,确定没人监视,才小心地带心同学去走廊深处更背光的地方。
我站在他们不远处把风,偶尔能听到心同学盘问禅师的说话声。我时不时冲心同学比划,示意她问一下“jia you”到底代表着什么。但直到对话结束,我也没有听到她询问有关的内容,不禁有点心烦意乱。但毕竟主导谈话的不是我,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次对话耽误了一些时间,从走廊到大厅的门就要关了,我想起热水还没打,赶紧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门口冲。
管门的小禅师听完我的来意,很痛快的将我放行到大厅。
正赶上大厅里有十来名穿着古装的舞蹈演员摆好队形,我从她们前方快速穿行,到了打水的龙头处。
这才发现,我匆忙中拿起的不是热水壶,而是两个细长的竹筒。
折返一定很麻烦,我只好耐着性子开着小水流一点点接,还要注意不要被流不进管口的热水烫到手,时不时能听到舞蹈队教练对演员们说这是上台前的最后一次排练云云。
我拿着终于接满热水的竹筒,直起蹲到麻木的腿,走回房间。
离着很远就看到有几个男生围在某个女生房间门口,我甚至看到了男朋友那件熟悉的外套混在人群中。
因为从没想过男朋友还能有心来探望我,所以不由得有些惊喜。
但与探望男寝的规则不同,他们被铁栏杆拦在房间门外,不允许进入。
我绕过男朋友进了房间,然后回头向男朋友表示我还好。
这样又过了几天,一次打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龙头后面破了一个洞。透过墙洞能看见我的导师与一些学长学姐在装修简约现代的报告厅内听讲座。
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使劲把手伸了过去,抓住了一个学姐的手腕,眼泪一下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救我,我跟她说。
学姐露出为难的表情,告诉我她只能尽力一试,但不敢保证成功。
这事过后又是几天,我在走廊的自习区域看到了那个我曾经向之求助的学姐,她没有抬头看我。我有些心灰意冷,但转念一想,她一个普通学生帮不了我很正常,还是要想别的方法。
路过住宿登记处时,服务员突然叫住了我,然后从柜台下取出了一束花。
我叫不上名字,但根据服务员告知的花语来分析,这是长辈送给晚辈的祝福。
这失而复得的自由让我开心的有些晕眩,我忍不住四处看看,想找出送花,也是雪中送炭的那个人。
我看到走廊尽头,楼梯拐角处,我的导师冲我笑了笑,然后从容地上了楼。
我想返回房间把花放下,发现斜对面的屋子门虚掩着,好奇心驱使我推开了门。
向阳的房间内温暖明媚,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张大大的圆桌,我的同学围坐在圆桌旁,男朋友旁边的椅子为我预留了空位。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笑风生,转而看向我这边,然后笑了。
那个意思大概是,终于来了,就等你啦。
甜蜜,伤感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