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2020-02-11

进入了一个avg游戏中,作为旁观者的我看着男女恋爱脑主角的骚操作。
俩人先是因为第三者吵架,男的为了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执意要在游泳池里边潜水边打羽毛球。
这操作太窒息了,我没再看,而是往男女主的卧室走去。
到了卧室我发现了更令人窒息的画面——男女主已然先我一步到了卧室,并且到了床上。
中间还塞着那个第三者。
男主抱着第三者赤裸的背,第三者面向女主眼里满是温柔,女主牵着第三者的手与他深情对望。
游戏到此结束,但我从姥姥家的床上醒来。
起床时,床后传来令人心安的男声,要我回家后一定记得跟他报平安。
我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姥姥家,却突然想起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便就着屋里的桌椅坐下,打开笔记本开始画画。
画着画着,一阵困意袭来,让我觉得再也没有力气抬起眼皮。
我从桌子瘫到了椅子,几近瘫到地上。
我能感觉到那个令人心安的男声的主人扶住了我,但困倦让我睁不开眼,也发不出声音。
身上像脱了骨一样,没有被托住的部位绵软地垂向地面。
脚离开了地面,应该是被整个横抱了起来。
我的胳膊突然向上绷直,把他的T恤唰的撸起来,一掌摸上了他的胸。
手感不错。
不过我感觉到他明显僵了一下,气氛有些尴尬。
沉默了几秒后,他把我支得跟天线一样的胳膊搭在了他的脖子后面。
便宜占完了,我的胳膊很自觉的瘫软下去,擦着他的肩膀,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然后垂向地面,任凭在肩膀的牵动下晃来晃去。
他把我轻轻放在床上,脱下自己的长外套给我盖上。
外套内里残存的温热让我感觉更加困顿,甚至没有意识判断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再听到声音的时候,眼皮依旧沉重。
我听到家人来了,他们焦急说话的声音,哗啦啦翻病例检验单的声音…
以及我爸的声音:“…大夫说让早睡早起就是不听…”
我醒了,梦里现实都醒了。
轻松,模糊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