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清多少天了,又有人死亡,如果还是不能证明牛蒡草对毒素有制衡的关系,学校的领导不会同意我给大家用药。
可即使能够控制人员" />
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帮凶 2021-05-27

  记不清多少天了,又有人死亡,如果还是不能证明牛蒡草对毒素有制衡的关系,学校的领导不会同意我给大家用药。
可即使能够控制人员的死亡,不找到凶手,我们还是不能回家,大家已经被关太久了,每个人的神经都很紧张。
  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死的人?
  自己会不会被当成凶手抓起来?
  到底是谁?我和殷教授研究解毒剂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从西医的角度来讲,牛蒡草的成分确实没有解毒的功效,中医无法通过西医理论,可有效是事实,因为我就是一个成功的病例。
但我不能告诉别人我中过毒,我用过牛蒡草,因为这牛蒡草是我在中毒后,有人送到我这里的,一定是凶手,他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暗恋的那个男孩子生病了,他见我来笑了笑,说他其实没什么事,只是有些累。
然后我发现在他那里居然有牛蒡草,他说这个东西很有趣,根有毒,叶子却能解毒,他微笑的看着我问,你说,这算不算是自相残杀?  他对谁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礼貌却疏离,我想着或许我是不同的吧,不然为什么他只对我温柔呢?
就像现在,他轻声的对我说,你该走了。  最后我还是决定报警,我无法忍受每天都有无辜的人死。
警察去的时候晚了一步,他已经离开了,屋子里留下了一封莫名其妙的信,警察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我拿过那信,或许,我不该看。
“所有的事情我一力承担,不要找我”  那年隔壁来了新邻居。
  那年总是传来孩子的哭声,无非是喜新厌旧的戏码。
  我好像和那孩子说,我给你钱,你把你弟弟杀了吧。 我哭着醒了。
紧张,伤感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