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2021-09-02

应该是世界末日。病毒丧尸爆发,从北京中心开始蔓延。
北京蔓延的第一个晚上,我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躲在一个不到5平米的小阳台的位置,一共7-8个人挤在那里。
外面一片漆黑,房间里也早就没有电了,关死窗户和门,听见那一堆丧尸的嚎叫。
这些丧尸畏光,所以白天就是人类安全可以逃离的时候,前提必须是太阳光,普通的电灯或者阴天他们就不怕。
第二天学校迅速进入戒备,所有学生发了可以打退丧尸的武器——可伸缩的,带电的,可以杀死丧尸的棍子。
所有学生紧急培训了怎样杀死丧尸的课程。然后在下午我和闺蜜带着装备准备逃出去,路上遇见了昨晚和我们一起,但左腿受伤的一个女生(不是被咬),她知道我们要逃出北京,要和我们一起走。
我拦了一辆载人的车,那个司机不知道世界已经有丧尸爆发,所以他看见丧尸的时候吓坏了,被我直接推开,我驾车,闺蜜在后面带着受伤的女生跳进车里。
那个车很奇怪,不大,比较小,正方形,一个座也没有,驾驶位也没座,是那种踩一条带子加速和刹车的。
中间几次差点被后面狂奔的丧尸追上,一路飙车才甩掉。我们来到一个暂未被波及的城市,城市里的人什么消息都没得到,甚至不明白为啥我们那么恐惧。
我们闯入了另一个学校,学校里有高级公寓,我们随便挑了一间闯进去,是一个男生的独居公寓。我和闺蜜连忙把门前的灯熄灭,有那种一直闪无法熄灭的,我们就给拆了。
男生了解到我们在躲丧尸还挺不能理解,但看我们几个都是女孩子,其中一个还受伤了,倒是也没把我们赶出去。我说在来的路上我见到了几个最低级的丧尸,虽然还没波及,但这也已经有了,这座城市不能久待,我们先补充点生活和医疗用品,两天后就撤离。
这中间我醒了,又再次睡着,结果梦见的画面就不一样了!
和我一起逃出来的闺蜜变成了我爸妈和我表妹他们,我们在一座平方那里生存了一段时间,甚至在门前种了蔬菜。这里的人们依旧不知道丧尸的事情,觉得是我们在夸大,说政府都说没那么严重。
这中间的安逸让我有些放松警惕,但眼前忽然出现画面:老爸常用来剪蔬菜的剪子尖端沾染了丧尸病毒,蔬菜受到了污染,被污染的蔬菜被其他人买去,吃了后发生异变,城市里即将大爆发。
我立刻和老爸说剪刀上有病毒,参与了广场会议的老妹回来也说这座城市不能久待,立刻收拾东西,最早周一必须撤。
然后我就在整理食物的过程中彻底醒了……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