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一个震撼人心的梦 2021-09-13

一个震撼人心的梦
(此文为本人2012做的一个梦,请懂科学释梦的高人为我释然梦义,现实中我没有妹妹)
    “哥,呜呜…”一如继往的,人未到声先至!面前一花,那粉蝶般的身影又一次印入我的眼帘。那是一张略显稚气可爱而又倔强的脸。而此刻,这张脸却如同雨后梨花般让人心生怜惜。
  “怎么了,妹妹,是不是那畜生欺负你了?”我轻扶住她那单薄的双肩,心中一阵不祥的预感。
  “他,他…呜呜…”她猛然扑向我怀里,紧紧抱住我的腰,眼泪,鼻涕,口水,在我的衣服上尽情作画,我不由一阵苦笑,心里想道:“小时候她一向不是如此么”。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我将她的脸轻轻扳过来,“看着哥,好好说,哥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他…他…他不要我了,他带野女人回家,他说我什么都不会做,没有新鲜感,他,他不是人…呜呜~”
看着满脸泪水的妹妹,我唯一的亲妹妹啊!我的心在滴血!
    想当初当我得知她们在交往时,我就坚决反对!我就不明白,一向听我话的妹妹为什么一改常态,坚持要和这么个人人闻之嗤鼻的社会败类、流氓混混扯在一起,他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够如此吸引女孩子的欢心呢?是他那吊儿郎当的非主流打扮?还是那打满耳钉,染的如同鹦鹉般红红绿绿的造型?抑或是那花丛老手莲花般的如簧巧舌?
    而反观我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片痴情真意得到的却是感情的背叛,以至如今仍旧形单影只?当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到底是我不够坏,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我跟不上潮流了么?如果真是这样,我宁可独善其身,孤独终老!
“哥…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我没听你的话,我没脸做你的妹妹,呜呜…”看着愣在当地的我,她慢慢的站了起来。
一阵清风掠过,我猛然惊醒,却发现她已不见踪迹!
“妹妹,你去哪里,快回来”除了山谷的回音在盘旋低吟,没有任何声音。
“这个人渣!!!”我那充血的双眼里要喷出火来,同时心里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叫着:“你看到了吧?这就是谦卑忍让的结果,你现在失去了妹妹,你什么都没有了!不要再懦弱了,快站起来,干掉那两个人渣”。
寒芒一闪,我抽出了一柄一尺多长的匕首,刺目的光芒让我心里一颤:“不行,杀人要偿命的,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 他们不是人,是社会败类,是人渣,你这是替天行道,为社会静化空气,难道你没看到你妹妹的悲惨下场,被人玩弄后弃如敝履…”“够了…这个渣渍,我不会放过他的,妹妹,你放心,哥哥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对了,这就对了,杀死他们”黑暗中那声音充满兴奋。
我双目之中烈焰更盛,慢慢的站了起来,将匕首插入快靴之中…
  远远看到那山脚之下两个男人的身影随着我的接近而慢慢放大!一个三十开外,一袭白衬衣,那鹦鹉头的乱发现在齐刷刷梳到脑后,一副宽边墨镜隐藏不了里面那对龌龊的双眼,此刻的他正优闲的躺在躺椅上,一双穿着锃亮黑皮鞋的猪脚相互交叠着搭在旁边的小桌子上,满脸微笑的看着我,似乎候我以久!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小青年,二十出头,颇为英俊,嘴角却时时带着一丝桀傲,不屑与狠毒之色!
这狼狈为奸,臭名昭彰的两兄弟,目送我来到他们三丈开外,狼弟察觉我来意不善,方要前行,狼兄微笑挥手制止:“这是干嘛?你想对大舅子不敬么?”狼弟低头退后道:“弟不敢”。
转眼我已至他们面前。
“哎呀,大舅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大罪,大罪啊!”未待我开口,狼兄已然笑靥如花,魔音先至了,只是身体仍然维持当时的姿势不变:“未知大舅子来此何事啊?不会是来陪我看景赏花的吧?”
 “你的罪确实大的可以让你死上一百次了”我眼中寒芒一闪,冷笑道。
  狼弟瞳孔收缩,嘴角方动,狼兄以目止之,微笑道:“哦,这样子啊,原来我如此让人不喜欢啊!可是大舅子,你这话从何说起呀?”言毕,满脸无辜之态!
“你不要惺惺做态了“我一脸不屑道:“我妹妹的事,你好好给我一个交代吧?”

“噢,噢,你看我”狼兄一拍额头,”原来是这事啊。我说大舅子,你不是一向反对你妹妹跟我在一起嘛,我思前想后啊,也是,我们走的路不同,我们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你妹妹跟着我,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经过慎重而痛苦的决定,我把她还给你,咦?她不是回去了吗?”
“你这个渣渣~~”我双目赤红,“唰~”的一声抽出匕首,用极快的身手欺身向前。我与狼兄近在咫尺,狼兄许是未曾想过我会出手,闻刀风急至,大窘,慌以双腿蹬桌以避之!但见寒光一闪,一缕鹦鹉发随之飘然而落!
然而,我知道,一击不中,我已经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了!因为那身边的狼弟可也不是省油的灯!
果然,不待我再次出手,一阵劲风忽至,双腕已被一双铁钳般的双手制住,跟着“啪~”的一声,我的手腕一麻,匕首先已然应声而落,清脆的撞击在山石上,同时也将我的心彻底击碎!
“砰~”我挨了重重一脚,只觉膝盖一软,瘫倒于地上。
我躺在地上,眼见着两张恶魔的脸奸笑着出现在我面前!
狼兄掂了掂我的那柄匕首,以指试了试刀锋,点点头道:“恩,不错,是把利刃”转眼看着我:“我说大舅子,这种玩意儿可不是您这种斯文人能用的!您啊,还是拿拿笔比较合适,不是吗?”
“哥,他敢行刺你,我杀了他”狼弟道。
“No,NoNo,”狼兄摇头道:”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我们也要做斯文人,不能动不动就要杀人,你的,明白?”
“是,哥教训的是”狼弟点头道。
“再说了,如果连个书生都能杀了我,那我岂不是白混这么些年?我还做什么大哥啊?”
“是,哥说的有理!”狼弟唯唯喏喏!
“哥~哥~”一阵熟悉的声音,忽远而至,转眼已到面前。
“哥~,你怎么了?畜生,你们对我哥做了什么?”还是那张关切的梨花带雨的脸!
“嫂子,你哥没事,崴了脚,躺下歇会儿就好了”狼弟冷冷道。
“让他们叙叙旧吧,我可受不了这个,呵呵”狼兄笑道。
“妹妹!”我伸手扶摸着她那满是焦急和泪水的脸!“哥没事,只是哥无能,我没能好的好照顾你,没有能力为你讨回公道,我不该说和你从来此兄妹之情一刀两断,恩断义绝…”
“不,是我太任性,是我没听你的话,哥,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我们回家,回家”妹妹哭泣着道。
“弟,你看,这是多么煽情,多么感人的一幕啊,呵呵。”“是啊,我肚子都受不住咕咕做响了,哈哈”
  两张恶魔的脸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放肆的狂笑!
“哈哈~”
“你们滚开,哥,我们回家“
“这是…”我突然愣住了,瞪大的眼睛呆呆的看着这三张脸,彻底石化了!
因为我惊讶的看到,这是三张多么熟悉的脸孔啊!那不就是,天啊,怎么会这样,他们,他们不就是我自己么?
奇怪,紧张,诡异,伤感,愤怒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