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肉粽姐
  • 肉粽姐  的梦匣子

  • 梵天地狱 2021-06-22

    要和爸爸去旅行,交通工具是一匹飞马。出发前堂弟和二堂姐还来给我们送了行。我说上马前要上厕所,于是大家来到一个平房的土公共厕所,很大,很干净,没有异味,很像是谁家的大客厅,光线阴暗,男女共用…上完厕所后,我和爸爸就骑着飞马去旅行了。
    途径一个目的地,全部都是高耸入云的梵天雕像,都没见过,很诡异。我的感觉就是地狱的缩写。其中有个雕像形象特别诡异,还冲着我喷水,我下意识觉得自己要倒霉了。于是让飞马带着我和爸爸降落在它面前,想仔细看看。这时候园子的保安出现了,说这里不准降落,让我们赶紧走…
  • 麦克 2021-06-13

    梦到麦克了,虽然他一直没亲口承认,不过我知道坐在他副驾驶的,就是他女友
  • 奇怪的准婆婆 2021-06-12

    找了个男朋友,头发略长。我俩相处没多久,感情也没有很深,我也就是一般喜欢他那种。他一直逼着我给他妈妈打电话,但是又不说为啥。我特别抗拒,鼓足了好几次勇气终于给他妈妈发过去了。他妈妈接起电话就直呼我名字,然后说:XX,我知道你。你压根就没有办法跟我儿子在一起。我癌症需要几百万的手术费,你能帮我筹出来吗?筹不出来吧,那你就不要跟我儿子在一起。之后她又七七八八说了一堆别的,都是很负面的信息。挂了电话我扭头看男友,他叹了口气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很讨厌我妈了吧…
  • 会干活的老公和遗产公证 2021-06-08

    找了一个会干活的老公,我俩商量着做家务。他让我拖地,我拿起拖把才发现几百年没拖地了,拖把上都积了厚厚的泥壳。那位老公(文质彬彬的戴副眼镜)说不要紧,我来弄。三下五除二就把泥壳都清理干净了,我很欣慰。我俩商量着做完家务以后,去公证处把爸爸的遗产公证了。正在这时妈妈进来了,问我俩待会儿去哪儿,我就…没敢吱声,怕她听到以后心里难过。
  • 驱蚊喷雾 2021-06-04

    跟苏三老太婆一起逛街,去的是类似前门大栅栏一样的地方,各种胡同里钻来钻去。我骑的是摩托车,终于找到可以停车的地方以后,在一个小卖铺里给她买了一瓶驱蚊喷雾,好像是某品牌B16型号的。
    后来不知道我俩怎么就走散了,再次相遇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她非要用驱蚊喷雾,我才发现我没带在身上,可能放包里了,而包在摩托车上。老太婆发火了,让我赶紧去找车。我…在胡同里各种钻,但怎么都找不到车了。又看到一个小卖铺,赶紧进去要买驱蚊喷雾,后来买到的是同品牌B117型号的,上面还画着对孕妇友好的图标,我心想这个更好,老太婆应该不会再骂我了…
  • 景玉 2021-05-31

    我和景玉成了工作搭档,一起拜访客户什么的。好像是拜访完客户出来吧,俩人找了个有露天座位的餐厅,坐着吃东西顺便聊聊家长里短。正在听景玉讲她和她婆婆的故事。忽然身后有个小伙子推着三轮车大喊:厂家处理,拖鞋5块钱5双!景玉飞奔过去了…
  • 安全套 2021-05-28

    和男友度假回来,在自己房间整理带回来还没用的安全套。爸爸推门进来要跟我说事情,我还是觉得有点尴尬,于是用被子把安全套都遮住了。爸爸说完事情就出去了。我心想,幸亏没看见,打开被子继续整理。过了一会儿爸爸又推门进来了,开始给我科普性知识。我都疯了,心想这是看见我在整理安全套了。于是跟他说:爸啊,这些知识你要是在我15岁的时候跟我说,也行,我现在都40了,你不觉得晚了点么…
  • 中国风 2021-05-23

    只记得片段了,我曾经去过一个古色古香小桥流水的中国风小院子吃饭,觉得很好,于是决定邀请全家所有的亲戚一起去吃。但这次去早了,想自己溜达溜达,发现小院子隔壁是个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的大厦。进去溜达了一圈,是搞传销的。但是没人接待我。我一边在里面溜达一边想,妈的装修得这么金灿灿,这都是骗来的钱啊。然后就出去了,正好在门口遇到了其他亲戚,就领着他们一起去隔壁小院吃饭了
  • 上学 2021-05-21

    是初中生的角色,但同学里有伦总。有天正准备骑自行车出门上学,伦总给我发微信,说昨天历史老师夸我学习认真。很高兴,骑车出来,到了学校才发现走错地儿了:多骑了一个路口,到了之前的小学门口。没办法只能调头往回骑,这时候还发现一帮小男孩跟我一样,也走错了,也要调头回中学。我就一边骑车一边看他们在我前面嬉笑打闹。到了中学学校门口,看表是14:21分,历史课已经开始了。我心想这么进去确实不好,要不我在学校门口咖啡馆喝个咖啡玩会手机吧,顺便做个面膜。3点下一堂课开始的时候再进去,比较不突兀。
  • 旧自行车 2021-05-14

    跟妈妈去旅游,好像是在日本吧。我俩一起骑自行车,她骑的挺正常,我骑的…我发现是我家那个车胎已经鼓包的自行车…然后我还努力坚持骑,不让我妈扔…
  • 我妈坐牢23年?! 2021-05-12

    又回到了姥爷当年住的小楼房,一层和地下室已经全部改成了各种小馆子。包括上楼回到住户家里也要穿过这些小馆子才行。景玉跟我一起在小馆子里吃饭,边吃边聊,才发现原来她是欣欣的妈妈。我当时心里还想,这很合理啊,欣欣叫我姨姨,而她妈跟我是同事。另外也在想,这事回头需要跟我妈说一下,她还不知道呢。

    吃完饭,我想上楼回姥爷家,还穿行了其中一家馆子的家属卧室出去的,穿行的过程中,因为地方太狭窄还不小心踢了人家床单一脚,是那种小时候家里用的特别繁复的绸缎亮面床单。屋里坐着的老太太很生气的瞪了我两眼。

    一边走,一边收到

    查看全部

  • 曹云金 2021-05-08

    我是骨折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外伤。到医院以后发现曹云金是我主治大夫。给我治疗的还挺好的。伤势快痊愈的时候,我俩已经比较喜欢彼此了,他就直接把我带回他家了,说继续在他家给我治疗。到他家才发现居然还住在平房,不过是二环里的,内院外院的,好几间房。房子里就是普通老百姓过日子的样子,还有晾衣绳挂着衣服毛巾,收拾得不是很整齐。看到了女性的拖鞋,我问他难道不是单身么。过了一会他手机响了,他接听,声音很大,对方说什么我也能听清。原来是他妻子跟他商量过几天两个人一起签离婚协议书。我心想这人还挺会,婚还没正式离呢,下一个已经开始安排了
  • 对联 2021-05-07

    过年回家前意识到自己还没买对联,冲到小商品批发市场,都快下班了,各种找不到合适的对联,最后也没买。到家以后,问我妈,我妈说姥姥去世三年内不用贴对联,没事
  • 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2021-04-19

    和媛媛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玩,但是那个乐园只有一个游览项目:大家集体在类似集体宿舍的上下铺房间里,随便找个床躺着,类似疗养。床都是共用的,别人走了有空位,你就躺上去,那种。一开始我找了个空位躺着,媛媛死活不肯,就在旁边等着。后来我躺完了,她才要躺。等她躺的过程中,我很无聊,于是看到有个老大爷刚离开一张床,我走过去,觉得床有点脏,但还是躺下了。不一会儿,习斌带着媳妇来了。习斌穿得很搞笑,长发毛线帽,大头短腿,一副民谣歌手造型,但居然是来找主席聊工作的。他媳妇是个小矮子,长得特别黑还不修边幅,头发都油油的,我心想习斌的口味真奇怪。然后从床上爬起来,站着看他们两口子跟主席聊工作
  • 不停大吼 2021-04-08

    我换了房子,装修得很豪华,每个房间都有两台落地大电视并排摆放,方便看电影或者打游戏。叫了家里亲戚来做客。记得爸爸在一间房间看电影,而我在另外一间打游戏。妈妈还在忙着学怎么用很贵的咖啡机给我们做咖啡。忽然门外有人敲门,打开是几个彪形大汉,黑社会那种。说是找人,那个人藏我家了。我扭头一看,确实有个我不认识的老太太在我家站着。但我铁了心要保护她,站在门外一个劲儿的冲那些黑社会大喊大叫。后来他们人越聚越多,在我门口站了30多个,我还在继续冲他们吼…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8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