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肉粽姐
  • 肉粽姐  的梦匣子

  • 出差住的公寓楼 2024-06-16

    好像是被外派到了另外一个国家长期出差,感觉是去了日本。分配给我的房子在一个看起来已经没什么人去的小型商业楼里,我的公寓在3层。上面的第4层好像是卖那些中国制造的劣质儿童玩具,没什么人去也没什么人买。第5层是档次比较低的那种夜总会KTV之类的商家。第2层是什么不记得了,但是当我走到第1层,发现里面有个带着台阶的笑出口,顺着台阶下去直接就到了楼外的游泳池。这个游泳池可能是这个商业楼仍然挣钱的地方了,看着干干净净还挺高档的,有很多小朋友在里面上游泳课。我心想这是个大bug呀,如果从外面走进游泳池是要花钱的,但如果我先回到公寓,然后再从公寓里溜达到这个出口,就可以直接钻进游泳池游泳了。考察完毕在回房间的路上,觉得这个商业楼的1层基本没什么商业了,地面上全是水,有个保洁大爷正在各种收拾。感觉破败不堪,心里有点唐突,心想怎么出差把我安排在这种地方
  • 刘球 2024-06-15

    见到了刘球,好像是在四川那种公园的露天茶馆里,树荫下面,很惬意。然后他说他离婚了,现在一个人。我说我也一个人。然后感觉我俩之间好像又出现了一些火花。

    后来我俩不知道怎么就直接啪了起来。我的感受很不好,就是又软又细又不行的那种。然后我一边做一边心里想,这可真是不值得,还不知道会不会染上什么妇科病。一切结束后,他忽然笑笑,跟我说:我爸妈都得性病了,我不知道我自己得没得。然后我就气得不行,指着他鼻子骂了几句,他好像也没啥反应。
  • 怀念Rohit 2024-06-15

    感觉Rohit家和我家是世交,然后我是在我们这几个世交的家庭聚会上见到他的。看见他的第一感觉还是挺亲切的,然后恰好我又得知他重新回Clarivate了,我还打趣问他怎么不在互联网公司待着,回到老东家了。

    后来就是几个家庭一起聚会啊什么的,场景有公园的草地,也有游乐园。妈妈拍了1300多张照片,然后她想趁着聚会还没结束的时候就把照片打印出来,送给大家当做礼物。然后她就拉着我找图片社。倒是找到了,然后妈妈让店员就直接把所有全部的照片都打印出来,且只打印一份。我就又开始质疑妈妈了,我说首先这么多人,你打印一份肯定没法分给大家。其次,(我指着一些拍坏到出了残影的照片说),这些照片你洗出来也没啥意义啊,连人都看不清…
  • 辜负了小费 2024-06-14

    小费回国了,然后要来见我。我让他中午来公司找我吃饭。结果到午休的时候我出去见他,他正踩着个小黄车停在公司楼下的路口,然后跟我说“我要自己骑车去餐馆,这个车也没法带你,你自己想办法去餐馆吧”。然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溜烟骑车走了。我站在路边用滴滴开始叫车,怎么都叫不到车。我心想要是一直叫不到车,小费到餐馆还要等我半天的话,他会生气的。于是我也赶紧扫了一辆附近的小黄车,打算骑车过去。

    结果刚骑没两步,我忽然想起来,本来中午是答应了要陪老板和几位同级同事一起去试菜的。因为之后那周总部的4位大领导都要一

    查看全部

  • 两个毫无关系的梦 2024-05-30

    和麦克约好了要一起搭乘宇宙飞船去另外一个地方度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要分别从家出发奔赴机场。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迟到了,差点没赶上飞机。上了飞机之后,空少让我赶紧坐下。我一边坐下一边打量周围的乘客 ,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早就上了飞机的麦克。这种宇宙飞船很大很大,就像一个演奏大厅一样,一眼望不到头,我怎么都找不到麦克在哪里。我掏出手机来, 想看看他有没有给我发信息,告诉我他坐在哪个位置。但是什么信息也没有。我很郁闷,于是又站起来找。我心想一个光头,肯定容易找。但还是没有找到他,空少走到我身边

    查看全部

  • 笑然跳槽了 2024-05-30

    我在母校溜达,然后遇到了西装革履的笑然。笑然特别开心的跟我说,他换工作了,然后就在我母校,今天是第一天来报到。然后他说我这个母校九曲十八弯,都不知道怎么走才能走到要去报到的办公室。我说别担心,这不有我呢么,我带着你走。

    然后我俩就在我的带领下,在学校的各种主楼和主楼延伸出来的无数个配楼里游走。然后我也迷路了。笑然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说要不他还是自己走吧。我问你几点报到,他说9:30。我一看表,这还不到9:00呢,我说还有时间,别着急,你要相信我。

    后来笑然说自己内急,要上厕所,然后就消失了。后来我溜达到了学校的操场里,正在跟别人聊天,忽然看到骑着一辆大二八自行车疯狂加速的笑然。他看到我了,然后赶紧扭头避开我的目光 ,继续骑走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一定是想赶在9:00之前就去报到,给未来领导留个好印象,完全可以理解。
  • 去香港看小羊 2024-05-26

    我调动工作到了香港,然后苏三为了小羊的教育也全家搬到了香港。

    我约好了周末去她家看小羊。下午3点从家出发的,坐地铁到了离她家最近的地铁站,已经快下午5点了。然后下车之后一看导航,离她家还有接近70公里。地图上还有一段类似于绕开障碍物,需要折返的路线,占到了全程的一半。那个障碍物在地图上整个是灰色的,我上网一查,说是核辐射区域,不能直接穿行,所以只能绕开。于是我给苏三打电话,说你家住的离核辐射区域太近啦,她说我知道…

    后来第二天上午我就没起床,下午去了公司。进门第一件事就是被领导批评…女领导,中年人,戴眼镜,事事儿的
  • 甜甜订婚了 2024-04-10

    甜甜约大家一起吃饭,到了地方才发现是一个很小的像日式居酒屋的地方,门口的招牌上写着MM Flamingo. 走进去很小,很挤,灯光很昏黄,但是听说是很高级的,吃西餐的地方。席间甜甜带了一位很高大,但是看起来憨憨傻傻,发型邋遢有点像带着假发套的男人来。甜甜说她跟这个男人订婚了。我很惊讶她居然找了这么个憨憨傻傻的男人。

    后来画面一转,我好像进入到了一个出租房里面。我知道我不应该进入这个房间因为我没有权限。后来在我要离开的时候,这个房间的主人回来了,她抓了我个现行,问我为什么要闯入她的房子。我在努力跟她解释,这个房子是我以前曾经租住过的,只不过退租很久了,并且也没有钥匙,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进入这房间。
  • 老刘 2024-04-10

    梦到David老刘了。他好像是成为了某个部队的政委,然后带兵出门打仗。我本来是因为工作关系出差,结果恰好路过老刘带兵打仗的地方,于是我想去见见他。不知道为什么,另外还有4个人和我一起,好像都是曾经一起汇报给老刘的老同事们。

    场景转到我去见老刘的地方,是在野外的军用帐篷里。我一掀门帘就走进去了,另外4个人就跟在我身后鱼贯而入。老刘就坐在帐篷里面,笑呵呵的看着我。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一下就愣住了,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然后我就说了一声“刘老师好”。然后我俩就都愣住了,盯着彼此沉默了至少10秒钟,然后老刘说:“不能再叫我老师啦”。然后我才说了一声“刘政委好”
  • 我的奖金还给我! 2024-03-20

    我家好像很有钱,有很大的院子,但是我妈坚持一切都要自己打扫。

    然后我记得我家院子里有个像小型水立方一样的玻璃房子,然后我妈非要在玻璃面上喷上肥皂水之后,用那种刮玻璃的长杆刮子去清理,但是她又够不到那么高。最后是我找到了电动升降平台,开到院子里,让她站到这个平台上,然后我远程操控,才让她顺利的清理完了玻璃外面。

    后来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开始跟爸妈吐槽我现在的工作。无意中我提到在前司的时候,我卖了很多EndNote,但是因为要辞职跳槽,于是默认不领取commission,我就全部都放弃了。然后我就吐槽早知道现在这么个

    查看全部

  • 平白无故梦到渣男 2024-03-12

    梦到渣男前男友Josh. 我俩好像是在我的一个小木屋里,那个小木屋有点像山吧那样的小木屋,是我的。

    然后一开始好像我俩感情还不错,他还给我做饭。我那个小木屋有个炉子,有4个灶眼。我一边吃饭一边跟他说话,结果忽然发现,他做完饭就留着一个灶眼的火一直开着,开很大。我吓坏了,对他大吼,让他关上。结果他忽然狞笑,把4个灶眼都打开了。我试着去关,但是因为火太大,把开关都烧化了,用手根本就没法碰。

    然后就是我俩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与打闹,我骂他不是人什么的,让他离开我的屋子,但是他一直不离开。后来的场景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从屋子里出来了,屋子安全没有被烧毁,我也安全。
  • 就是睡不醒 2024-03-11

    感觉是在大学校园里,但是课程的设置还是中学时期的什么数学、英语、物理、化学之类的。物理老师看起来很眼熟,像是年轻时候的张玉柱。但是每次去上物理课,我都是一进去,坐好了,听5分钟就睡着了。我努力的撑着想不睡,但每次都撑不过5分钟。

    大概是就这么上了几个月的课吧,物理老师等下课大家都走了以后,把我给留下了。问我为什么一定要上课睡觉。我就特别努力的跟老师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睡觉的,但真的就是撑不过5分钟,并且怎么都醒不过来…
  • 见网友?! 2024-03-07

    感觉我是跟一个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说好了,去美国见他。

    然后场景切换,我就已经在美国了。但是见的人忽然变成了一个年轻小伙子,但是我是头一次见这个人。他好像是在一个室内极限运动的场所,好像在维修一个什么装置。我边看着他维修,边心里想你快修好带我出去,我待会儿还要去见麦克。

    后来他说可以了,要带我出去,但是全程没走大门。一直带我穿越各种极限运动的关卡和装置。一开始我还觉得挺有意思,也是好胜心作祟,还跟着他一关一关的闯。后来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问他:越走越深,你不是要把我囚禁在地牢里吧?!他没正面回答。虽然周围环境是灯火通明的,但我从心里感到寒冷和害怕。同时,我一边看着他给我讲解怎么通过这一关,走到下一关,一边心想:这次来美国太仓促,我忘了申请EVUS了,也不知道出境或者下次入境会不会受影响。

    一直到醒来,我都没从那个地方走出来。我心里想,这下我可能见不到麦克了…
  • Mike的爸爸是我导师 2024-02-23

    我先是被派出国留学,然后场景是在一个实验室里,但看起来更像计算机机房,一排排的全是座位和电脑。整个房间里是空旷的,我坐在倒数第二排,前面讲台上站着的是我的外国导师。那位导师看起来有70-80岁了,头发不多,剩下的头发也全都白了。他好像一直在上面讲课,而我一直趴在桌上睡觉。

    场景一转,我就回到曾经的大学了。我在走廊里看到了中国的导师,在陪着一个外国老头儿说话。然后他俩扭头看向我,我一开始想要装作不认识他们。但后来发现那个外国老头儿就是我的外国导师,并且他还是Mike的爸爸。我赶紧冲上去跟他们打招呼,老头儿也意

    查看全部

  • 在王公贵族家游泳 2024-02-22

    去蕾拉家作客,才发现她家可能是王公贵族。好像赶上她家的家庭聚会了,然后按理说这种聚会是不允许外人参与的,但是因为她太喜欢我了,于是就让我作为家族一员参加了。怎么说呢,一进门,我以为我走进了恭王府。整个就是个大花园,然后亭台楼阁湖光山色的。然后到处都是人,都是他们家的各种亲戚,大家彼此之间觥筹交错谈笑风生的样子。

    整个花园的中央是个大水池子,或者说,叫人工湖。然后蕾拉和她老公都跟我站着,然后指着那个人工湖说,这里面平常是可以游泳的,但是今天是家族聚会,所以不能游。

    后来好像就是另一天,感觉快到一个很大的节假日了。我和张晨一起去蕾拉家了。然后蕾拉说今天可以游泳,我说我没带泳衣,张晨说他带了,然后他就跳下水了。我就围着湖边溜达,看他游泳。但是因为湖太大了,我溜达一圈下来实在是太累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5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4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