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肉粽姐
  • 肉粽姐  的梦匣子

  • 曹云金 2021-05-08

    我是骨折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外伤。到医院以后发现曹云金是我主治大夫。给我治疗的还挺好的。伤势快痊愈的时候,我俩已经比较喜欢彼此了,他就直接把我带回他家了,说继续在他家给我治疗。到他家才发现居然还住在平房,不过是二环里的,内院外院的,好几间房。房子里就是普通老百姓过日子的样子,还有晾衣绳挂着衣服毛巾,收拾得不是很整齐。看到了女性的拖鞋,我问他难道不是单身么。过了一会他手机响了,他接听,声音很大,对方说什么我也能听清。原来是他妻子跟他商量过几天两个人一起签离婚协议书。我心想这人还挺会,婚还没正式离呢,下一个已经开始安排了
  • 对联 2021-05-07

    过年回家前意识到自己还没买对联,冲到小商品批发市场,都快下班了,各种找不到合适的对联,最后也没买。到家以后,问我妈,我妈说姥姥去世三年内不用贴对联,没事
  • 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2021-04-19

    和媛媛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玩,但是那个乐园只有一个游览项目:大家集体在类似集体宿舍的上下铺房间里,随便找个床躺着,类似疗养。床都是共用的,别人走了有空位,你就躺上去,那种。一开始我找了个空位躺着,媛媛死活不肯,就在旁边等着。后来我躺完了,她才要躺。等她躺的过程中,我很无聊,于是看到有个老大爷刚离开一张床,我走过去,觉得床有点脏,但还是躺下了。不一会儿,习斌带着媳妇来了。习斌穿得很搞笑,长发毛线帽,大头短腿,一副民谣歌手造型,但居然是来找主席聊工作的。他媳妇是个小矮子,长得特别黑还不修边幅,头发都油油的,我心想习斌的口味真奇怪。然后从床上爬起来,站着看他们两口子跟主席聊工作
  • 不停大吼 2021-04-08

    我换了房子,装修得很豪华,每个房间都有两台落地大电视并排摆放,方便看电影或者打游戏。叫了家里亲戚来做客。记得爸爸在一间房间看电影,而我在另外一间打游戏。妈妈还在忙着学怎么用很贵的咖啡机给我们做咖啡。忽然门外有人敲门,打开是几个彪形大汉,黑社会那种。说是找人,那个人藏我家了。我扭头一看,确实有个我不认识的老太太在我家站着。但我铁了心要保护她,站在门外一个劲儿的冲那些黑社会大喊大叫。后来他们人越聚越多,在我门口站了30多个,我还在继续冲他们吼…
  • 李贵师 2021-04-08

    我的领导(还是老师?)是个白发苍苍版的Freda。过年前她买了笔记本子发给我们每个人,算是新年礼物。收到本子我心里想,今年过年一定要去她家给她拜个年。拿着本子跟她聊天,她说我的同事(或者同学?)李贵师去贵州当老师了,我说嘿这名字还真宿命(但我心里明明知道,我俩聊的是刘惠强)。从她家出来,发现竟然是姥姥之前那个房子外面的景色,只是小区门口通往马路的通道被用蓝色铁皮板子封住了,好像是在挖地修路
  • 居然跟工作有关 2021-04-06

    公司开年会,去外面住那种。我跟蕾拉一个房间。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吃,吃完我俩都很认真的进行了垃圾分类,我很欣慰。在楼下大堂溜达的时候,居然遇到了沈亮亮。原来他就是专门来等着我们的,看到我们就问,还能不能回公司上班。蕾拉冷着脸告诉他,这事得问张老师。我压根就没理他。后来又回到办公室上班。我给Linda写了封邮件,大意是我要终身免费给同事们当健身教练,结果写错字了,她坐在办公室里喊我名字,让我进去修改。
  • 还在买假鞋 2021-04-03

    家门口北京本地老两口开的鞋店,居然还承接帮忙定制高仿鞋的业务。我曾经找他们做过一双高仿鞋,但当时也没完全说定一定要做,后来告诉他们我不想做了。几个月后又去他们店里(而且他们还跟我妈的书店互换了店面位置,也不知道图啥),说起这双鞋,我说还是想试试。没想到大妈从库存里翻出来一个鞋盒,说其实当时就给你做好了,后来你说不要了,我们就收起来了。拿出来一双小白鞋,我才发现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试了试,好看是好看,但是太大了。大爷大妈说可以送回厂家再改小,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寒酸的婚礼 2021-03-29

    我要结婚,新郎不详也没出镜。梦里结婚是办在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没有正经的酒店和婚庆公司。于是我同学说婚礼当天早晨给我化妆。结果婚礼当天一早,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跑去找李怡,好像是要告诉她我要结婚了。她现场非要给我化妆,于是就被她撸了个全妆,然后顶着这一脸全妆去找我那个要给我化妆的同学。一路上很多人都看我,我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这妆化得好还是不好。后来在路上遇到我那个同学了,她看了看,说还行,不用她再化了。
  • 可能是想旅游了 2021-03-10

    俩梦。第一个是我带姥爷,舅舅还有堂弟去旅游。说好了约着一起吃午饭然后一起出发。但是我忘了跟他们约午饭的时间地点。到了午饭时间,我就开车往一个类似机电大院有很多饭馆的地方走,路上碰到了堂弟。还看到骑自行车的舅舅从我身边路过,但我没成功喊住他,然后没看到姥爷,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第二个是我们大家族要集体去欧洲旅行。我,爸爸妈妈,姑姑姑父,叔叔婶婶什么的。我就算是领队。在出发前一刻,我家下水道水管旁边的地板忽然出现一个洞,我家养的泰迪狗就一下子跳下去了,我各种把手伸进洞里找它,它都没声音,我都疯了,一

    查看全部

  • 我的大28自行车 2021-03-09

    好像是要毕业集体吃散伙饭,地方不是我定的。同学们定了要去吃麻辣烫,然后大家一起骑自行车去。我翻出来我好久没骑过的黑色大28,跟着他们一起骑到了饭馆门口,路上还有封潇她老公骑车带着她。到了门口,大家都进去了。我却怎么都锁不上车。车不怎么样,但是我给配了一把特别高级的锁(绝对我的作风),然后忘了怎么用了…门口一通捣鼓还是失败了,最后决定放弃。心想在饭馆门口应该没人偷,即便丢了…这车子也太老了,不值钱
  • 俩梦 2021-03-02

    第一个,我和凌云在同一群大学,不同系。她连上自习也很嘚瑟,一定要让我去她们系,跟她们一起吃桌餐,一起去她们教室上自习。可我的感觉,她们的桌餐就是流水席,跟着她一起去了她们教室,却发现整个教室都是我自己的同学,很热闹,很熟悉,然后我找不到她了,
    第二个,我们4.5个人一起凑钱创业。创业内容是加盟呷哺呷哺开火锅店。然后其中一个合伙人是印度大哥,他把自己的项链拿下来,绕在我手腕上,意思就是跟我表白了…
  • 拜访客户太难了 2021-03-01

    梦到和黄丹凌云三个人一起去拜访客户。好像是国知局的,客户是黄丹约的。到了,坐下,黄丹开了场就说让我来介绍本次拜访议题,我心想我屁都不知道啊,然后开始瞎说。黄丹觉得我离题万里于是就接回去自己说了。我当时扭头看着她侧脸,心想她化妆真好看啊,尤其眼线。后来回到公司,打开邮箱,看到人家黄丹拜访客户的邮件里,写了议题详情,是我自己起晚了没看邮件
  • 王哲也狂野了 2021-03-01

    梦到公司组织跨年party,一如既往的从午饭后开始大家集体装饰场地。今年的场地比较有创意:墙上房顶上用透明色软糖拼出Happy New Year。设想是等party结束后,这些透明的糖就会变成彩色的。我很喜欢。然后收到了王哲给我发的微信:你嫂子也来参加,你跟我们坐一起,看我们乐队表演。我边看微信边想,王哲真是狂野了啊,都组乐队了
  • 怎么总是梦到宁笔 2021-02-14

    前天就梦到他了,但内容不记得。昨晚又梦到,妈的。梦到我在澡堂洗澡,就快洗完了,就差最后的冲洗和穿衣服。然后进来一个女生,非要站在我的莲蓬头下洗,然后把水溅了我一身,我躲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我衣服都湿了。我很生气,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她是宁笔的新员工,是他让她这么做的…没办法,最后我跑去用了鲁力的莲蓬头,才把身上冲干净。还借用了她的沐浴露。鲁力因为等不及我,先走了。于是我最后把沐浴露还给了徐徐。最后我都要走了,接到主席电话,说他也要来洗澡。妈呀原来这是男女混浴的澡堂子。他让我给他占个地方,我好像还要了挺大一个红包
  • 全是碎片 2021-02-09

    叔叔又借住在我家,他看到我家厨房下水管道漏了,一开水龙头就哗哗往外喷水,于是就随手拿了两个方形的塑料桶放在下面接水,告诉我这就修好了,我很生气,跟他说不是这样修的,并且努力说服他帮我重修,因为我要着急上班。画面一转,我和爸妈叔叔一起到北京某位亲戚家做客,他家有个小门店,大儿子就是王树峰。然后我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坏了,需要马上修,我知道去哪里能修但是我描述不出来,其他人都不知道在哪儿所以帮不上忙,我又着急去上班。于是最后变成我开车,王树峰骑着他的小赛车,我把他带到维修店,他在那里帮我维修,我开车直接上班去了,边开车边心里想,这位表哥人真好啊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7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