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十六圆
  • 十六圆  的梦匣子

  • 2021-07-25

    1.下午和家人吃饭喝了点酒(没正式喝过红酒酒量不行)结果回来醉了迷迷糊糊中梦见:来了两个人立场不同说是让我帮忙评理。(我自己都醉熏熏的顾不到别的事)没理他俩,他俩就走了。
    2.晚上酒醒了但还有点头晕。又梦见ybd,我们在教室写题,他很厉害老师黑板上出的题都会很快解出来。男老师头一回带我们,见到他这么聪明感到很诧异。
  • 补记7.24 2021-07-25

    1.梦里坐在一个教室最后一排写题,高英老师监察。梦设我有很久没有做练习题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写。
    2.去一个餐厅,从楼梯上去有透明门帘入门不远处就是打饭窗口。我有点饿但还不是饭点,nwj(朋友)做不了主,来了一位大哥批准给我下了湿面。我渐渐想起来他就是nwj给我提到过的她学校兼职时认识的人。(只给我提过一次竟然我能梦见是什么样子的人以及她学校餐厅的样子)面还没煮熟,楼梯口路过一个同样穿着的员工叫那大哥走,要开会了。
  • 2021-07-23

    1.梦里我站在奶奶家外面水龙头前,收到一则传讯(纸质类似于超市小票)上面是我妈请别人给jyd(同学)分析的最近将来的运势。短短几行前面是她运势,说到最后是讲她眼睛👀会受伤。我一条条看心里嘀咕:'果然很准完全符合jyd种种迹象,以前我给jyd 说她还不信'。看完我放下纸单子随即有个人走过来,手里端了一个碗,梦设里面盛的是向“忘了咋称呼😅”(只记得梦里是位大师级的女前辈,善占运卜命喜清净基本上半隐世)讨来给我的汤药补品。我看了一眼里面是一碗红艳艳的血液,说是用来给我补血调养。梦里我竟然也不觉得排斥😬好像已经习惯各种各样奇葩方式给我补血调养这一事项。(PS:印象中确实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不同奇奇怪怪法子补身体的梦😂)再然后梦境里本来我是站在水龙头前场景转换在路上我站在某工具上。(不知道怎么描述符合梦里的感觉,就我自身不动但感受到速度很快,分辨不出是工具运动速度快还是世界流逝速度快)
  • 2021-07-22

    (最近太忙每一天来不及再记在手机上)现在简记:梦里看见一个人,黑衣服不算帅在小吃摊前面,小吃摊有土豆粉(没煮)等一些小料。他装模作样在买小吃实际上在等人。
  • 2021-07-10

    压缩简记1.看见有人在排练节目
    2.我报班级作业去代课老师办公室。
    3.和nwj去一个未竣工的、有湖的景点玩。
    4.走在一个老城区街道。
  • 2021-07-09

    今天的梦:1.老爹带着我们和jp表叔开车一块在近干枯的水塘里找野葱拔,这里经常会有人了拔菜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想到老爹的车会被晚来的大洪水绕过堤岸桥洞掀翻淌走。大家分水段去找,尽量把车救回来。我顺着水流一路走尽头(梦里突发的洪水似有围岸不冲走人,旁边就是成片的稻田)最后就只剩下我一个在找车,恰好前面有人守田在组织应对洪灾,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目前水流在控制之下,一切工作部署就位。领头长相有一丢丢奇怪,和我差不多高,红寸头,红眉毛的近中年的人。(他好像是火麒麟,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火麒麟,就醒来后第一感觉他是。还想着火麒麟玩火的怎么还管起水来了)梦里我第一反应是他怎么在这。我知道归他管一定知道车在哪,让他帮我找找。洪水就要来了他还放不下手,就提醒我有洪注意安全,给我念了一个号码157……(还是153忘了😬)让我打电话给这个(气象局?/防水局?还是帮忙捞车的什么局忘了,总之梦设是官方手机号码)办公室,梦里他念一个串我记一串,确定我记住了我们才继续说事情,可惜醒来还是忘了😲就记住还说到K这个字母。
  • 7.2~7.8期间的梦都粗略简记 2021-07-09

    1.我们被委托要去送一个透明圆管形容器,据说里面是人脑蛋白。有几个人坐像可移动的房间里已经出发走了,我本来也坐在里面临走是突然不想和他们一起走就改乘一个女同伴的小平房子,再后来梦境转换,第三视角看见,过一道湾时我被放在华贵的棺材里,我小孩(梦设我小孩,梦里也不知道宝贝哪来的大力竟然能拉得动)用那种许多根金丝扭成的粗绳索在前面拉着棺材过湾。湾路有很多人守着,他们正聚在一起查看来往几日发生的事情(这个功能有点像没装监控器却能看监控视频)我们认识随便编个由头就不被发现异样。
    2.梦境很细节复杂,压缩简记:老

    查看全部

  • 补记2021.7.1 2021-07-02

    哈哈哈终于考试周结束,有时间手机记录梦境了啦😁1.梦境起初,我们站在地上铺满小玉饰(像批发一样,都被纸和塑料包装起来)。梦里据说我们实习就是做玉饰相关工作,不过有一些学生不愿意在这里实习,一个男老师正在和am老师说这件事。
    2.梦里环境是天黑,我和一个活波小妹(梦设认识)走到一个通道口(斜坡长廊)下,等在通道口有两个人是她的跟班,关系很铁且看起来“不聪明”,在相互温习最近才学到的新东西。这三人一见面就吵吵闹闹走了,我继续跟着别人(好像是ybd,梦设是我伙伴是我帮手也算是上下级)没走多远,就遇见y-qx(睡觉之前

    查看全部

  • 2021-06-20

    1.梦里有一条大青蛇(大的像蟒蛇,3/4m长、15cm左右宽,有点像之前梦里给擦脸的那条)见人就追。我听说了以后远远看见就躲远,但是青蛇还是看见我了掉头过来追我跟在我后面。其余人可算是松了口气。
    2.梦里设定病情泛滥,有一个人(关于这个人记忆有点模糊,要么有可能他是y-qx或者不是无法确定)身份是医生出任务去救治人(不一定算任务,梦里那种感觉就是拥有什么能力就背负什么责任)。在一栋楼上设诊(这个建筑二层外部设计有宽走廊),人们慕名而来问诊。中午这会找来这地方的人也挺多。我来探班他专门抽出空档下来接我。带我上去以后他开坐诊室的门,他还忙就安排我在棕橘色长沙发上休息。楼底走廊下一位老奶奶(灰麻色盘发)带着小女孩(骑着后轮带辅助轮的自行车🚲)来看病,一开始她俩找错地方多上了旁边的楼道,后来其它人指路才找到。
  • 2021-06-16

    补上昨天6.15+今天:昨天1.wn(同学)在宿舍楼门口办黑板报,下面写了个化学物品(只记得有C,15,H,O这些符号不知道具体写的啥)。
    2.有一个小男孩在我二妈床上休息,据说是我二妈的孩子。(现实中,并不存在这个小孩)

    今天:梦见gsm(高中同学)。
  • 2021-06-14

    1.一个小碎片:奶奶在往家里圆门里走,捡了一个鸡蛋,蛋已经不小心弄破掉了。
  • 2021-06-13

    1.有一个两三岁小男孩在哭,他家里人出去凑热闹去了,我不忍心看他哭,就背对着睡在他旁边。他开始叽叽喳喳和我说话,我让他别说话,他抱着我的头最终睡着💤了。
    2.我去田里看水稻,秧苗已经比蒜苗高了,这一片田里也储满了水(比现在中要深)。有专门的人在田边守着,我过去问候几句。正说着发觉田里漂来两异物,漂近一看是两长绿毛发(有点像水中绿腻的青苔)近人形的怪物。并不是死物,漂浮只是它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它们善于骗小孩下水学它们一样漂浮。淡水里常人怎么能漂,在我看来分明就是引诱小孩跳水里,最终沉尸水中。我们注意

    查看全部

  • 2021-06-12

    1.我去朋友家(梦设)屋里歇脚。外面渐渐下起了中雨,风吹进半开的窗户摇动窗帘。外面又有人找来避雨,我邀请他们进来顺手去关那间屋的窗户。窗户口墙上有一些插座孔。
    2.这个梦境以前有几次也曾梦见过差不多的时代背景事件,特别像近代,有一个特务他为了保住同是卧底的自己人把一切端倪指向自己自爆身份。我好像也是个特务记不清了。
    3.梦见一个片段:大一点的女妖骑着一匹马带着一只女狐妖离去,按修为算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妖只是一个身份不代表她们作恶多端),途径一个地方,一个看起来脑子不太聪明的黑衣男妖(俗称憨憨)养了近百只雏鸡仔,专门训练小鸡🐥围成一个圈转企图哄女狐妖开心。

    还有些梦的细节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记得。很重要,好像是会缺什么东西,但是现在实在想不起来了。
  • 2021-06-11

    午睡做的梦:1.是在夜里,梦设有一个村村里有一条路路上有个坑(大概3m*2m*2m)坑里站了好些村里的小孩(平均上学前班年纪)。只记得前排站的是女孩子,她们的衣着打扮很特别,有点古风像唐朝的衣服,小朋友们再看节目热闹。只有一个节目主持,是一个不高胖点的白上衣男生(比我大些)。一个他拿话筒正在批评前排一个女娃,女娃踩了旁边女孩一跤却任然嚣张跋扈。主持人的这个做法伸张了正义,引起路人称赞。他说来这一幕使他想起他那可怜的妹妹,要是曾经有人这样愿意为他妹妹伸手就好了。
    还有一个梦忘了
  • 这是一个摘录自2020.12.24的梦 2021-06-10

    “我趴在古式双开闸门的门缝看见,一农妇正往小村落的木牌门圆窟窿里插钉圆锥形的东西,原本这一套门工具完成钉圆锥,是今天(梦里一年一度的辟邪时节,类似于端午辟邪的惯例讲究)驱邪避恶的最后最关键一环,当她按往年一样放上去等待片刻发现并没有出现以往应该出现的反应---结界膜障。她和另一位村里的负责这一环节的妇人都很诧异,无奈时间紧急,那些邪物马上就要入侵了,只好号集全部人另行办法准备警惕。
    我关上上门,屋子里的人安排我和小朋友(一位一两岁左右,不会讲话但是已经有认知能力)睡在仅有的棺材里(里面很窄不深),有人

    查看全部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6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