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十六圆
  • 十六圆  的梦匣子

  • 2021-06-20

    1.梦里有一条大青蛇(大的像蟒蛇,3/4m长、15cm左右宽,有点像之前梦里给擦脸的那条)见人就追。我听说了以后远远看见就躲远,但是青蛇还是看见我了掉头过来追我跟在我后面。其余人可算是松了口气。
    2.梦里设定病情泛滥,有一个人(关于这个人记忆有点模糊,要么有可能他是y-qx或者不是无法确定)身份是医生出任务去救治人(不一定算任务,梦里那种感觉就是拥有什么能力就背负什么责任)。在一栋楼上设诊(这个建筑二层外部设计有宽走廊),人们慕名而来问诊。中午这会找来这地方的人也挺多。我来探班他专门抽出空档下来接我。带我上去以后他开坐诊室的门,他还忙就安排我在棕橘色长沙发上休息。楼底走廊下一位老奶奶(灰麻色盘发)带着小女孩(骑着后轮带辅助轮的自行车🚲)来看病,一开始她俩找错地方多上了旁边的楼道,后来其它人指路才找到。
  • 2021-06-16

    补上昨天6.15+今天:昨天1.wn(同学)在宿舍楼门口办黑板报,下面写了个化学物品(只记得有C,15,H,O这些符号不知道具体写的啥)。
    2.有一个小男孩在我二妈床上休息,据说是我二妈的孩子。(现实中,并不存在这个小孩)

    今天:梦见gsm(高中同学)。
  • 2021-06-14

    1.一个小碎片:奶奶在往家里圆门里走,捡了一个鸡蛋,蛋已经不小心弄破掉了。
  • 2021-06-13

    1.有一个两三岁小男孩在哭,他家里人出去凑热闹去了,我不忍心看他哭,就背对着睡在他旁边。他开始叽叽喳喳和我说话,我让他别说话,他抱着我的头最终睡着💤了。
    2.我去田里看水稻,秧苗已经比蒜苗高了,这一片田里也储满了水(比现在中要深)。有专门的人在田边守着,我过去问候几句。正说着发觉田里漂来两异物,漂近一看是两长绿毛发(有点像水中绿腻的青苔)近人形的怪物。并不是死物,漂浮只是它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它们善于骗小孩下水学它们一样漂浮。淡水里常人怎么能漂,在我看来分明就是引诱小孩跳水里,最终沉尸水中。我们注意

    查看全部

  • 2021-06-12

    1.我去朋友家(梦设)屋里歇脚。外面渐渐下起了中雨,风吹进半开的窗户摇动窗帘。外面又有人找来避雨,我邀请他们进来顺手去关那间屋的窗户。窗户口墙上有一些插座孔。
    2.这个梦境以前有几次也曾梦见过差不多的时代背景事件,特别像近代,有一个特务他为了保住同是卧底的自己人把一切端倪指向自己自爆身份。我好像也是个特务记不清了。
    3.梦见一个片段:大一点的女妖骑着一匹马带着一只女狐妖离去,按修为算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妖只是一个身份不代表她们作恶多端),途径一个地方,一个看起来脑子不太聪明的黑衣男妖(俗称憨憨)养了近百只雏鸡仔,专门训练小鸡🐥围成一个圈转企图哄女狐妖开心。

    还有些梦的细节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记得。很重要,好像是会缺什么东西,但是现在实在想不起来了。
  • 2021-06-11

    午睡做的梦:1.是在夜里,梦设有一个村村里有一条路路上有个坑(大概3m*2m*2m)坑里站了好些村里的小孩(平均上学前班年纪)。只记得前排站的是女孩子,她们的衣着打扮很特别,有点古风像唐朝的衣服,小朋友们再看节目热闹。只有一个节目主持,是一个不高胖点的白上衣男生(比我大些)。一个他拿话筒正在批评前排一个女娃,女娃踩了旁边女孩一跤却任然嚣张跋扈。主持人的这个做法伸张了正义,引起路人称赞。他说来这一幕使他想起他那可怜的妹妹,要是曾经有人这样愿意为他妹妹伸手就好了。
    还有一个梦忘了
  • 这是一个摘录自2020.12.24的梦 2021-06-10

    “我趴在古式双开闸门的门缝看见,一农妇正往小村落的木牌门圆窟窿里插钉圆锥形的东西,原本这一套门工具完成钉圆锥,是今天(梦里一年一度的辟邪时节,类似于端午辟邪的惯例讲究)驱邪避恶的最后最关键一环,当她按往年一样放上去等待片刻发现并没有出现以往应该出现的反应---结界膜障。她和另一位村里的负责这一环节的妇人都很诧异,无奈时间紧急,那些邪物马上就要入侵了,只好号集全部人另行办法准备警惕。
    我关上上门,屋子里的人安排我和小朋友(一位一两岁左右,不会讲话但是已经有认知能力)睡在仅有的棺材里(里面很窄不深),有人

    查看全部

  • 2021-06-08

    简记:1.下雨了我去接xn表妹,路上遇见两婶婶,回来碰见yy(发小)在她们家门口,我俩就凑一起聊了聊近况。
    2.我和朋友们去一家小饭店吃饭。
  • 2021-06-07

    今天的梦场景切换很混乱:1.起先,我和朋友(忘了是谁只记得性别女)来到一家专卖超市(所有东西都所属一个集团商标,盒马生鲜?)买东西,我们看这平时也没咋买过就挑了些吃的买。超市很大逛着逛着我们分开了。我们被告诉疫情期间一个地方不能呆超20分钟,所以我们逛的时候很小心,超市有些区域甚至都避着不去。结账是位25/26岁的小姐姐。
    2.同伴在一个簪娘那买了一些发饰,我跟着也买了其它款,长条发卡上有琉璃粉花和海蓝宝花,同款的买了好几个。但是后来被我遗忘了。一天,一位姐姐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我才想起来这些发饰原来是我买的

    查看全部

  • 2021-06-04

    1.梦里我在一间毛坯房(地上有些干稻草、中间有两匹红砖)找到一个逃学的小孩(家里穷,他还有一个姐姐),我教育他,希望他能继续回学校上课。
    还有一个梦忘了。
  • 2021-06-02

    今天去复诊这场突如其来且难对付的病可算缓过来啦啦啦哈哈奥力给😸根据生病不做梦定律(其实也做梦了但是醒来记不得的情况下之后大概率会生病)今天是最近几天唯一一天做梦。简记:1.梦里起先梦见我在水田栽秧(有两种不一样的水稻我需要拔了其中一种分开)。之后,由于两块田有地势差一高一低(高的能高过我肩膀左右),我需要把被堵住的水流口疏通,让上面的水能流到下面田里。有处不易用手挖通,用竹竿捣出来。里面是已经开始腐烂泛黄白的两条(50~60cm)。引流成功后我在通道拾到一个细细的金手圈,我把它顺手就给我姐了因为梦里我已经有一个金手圈了。
  • 2021-05-27

    简记:一长串人排队进鬼屋观摩
    我在走路,一个小婴儿坐我左肩膀上
  • 2021-05-25

    1.我扶我小孩过河,有一部分水不深刚好没过脚底板,我鼓励他自己走过去。河边路上,一批在河对面的庙里上学(梦设)的同学放学回家。
    2.梦里我们那里有人去世,第一时间知道的人是我和另一个人(忘了长什么样),有一个不知情的关心逝去的人最近怎么了,一个劲的问一些让逝者火上加油,伤口撒盐的话。我连忙劝他别说了。
    3.一个片段:老爹在村道开车,他认识的一个人也在另一个地方正开着车,他俩打电话,说是给我介绍对象。
    4.奶奶,ff姐也在忙着准备饭菜,我帮忙给人做饭好多油溅我衣服上。
    5.一批孩子玩过河游戏,规则是可以带现有的东西看

    查看全部

  • 2021-05-23

    1.这是一个梦中梦中梦:第一层梦里我找工作去一个学校面试,路上遇见面试官是位外国人30+男士,他来这当外教。然后梦里就醒了到第二层梦境(没感觉自己还在做梦,以为到现实中了),去参加面试,还没碰见外教面试官但一路所见都和梦里一模一样,又是一个预知梦我赶紧跑了。然后梦里到“又”醒了到第三层梦境(仍然没感觉自己还在梦里,只知道我做了个梦中梦),我刚醒来没起,把手跟前的两本厚书(梦设,为面试做准备的看的书)放在枕巾上,两本书重量一压从枕巾下逃飞出两只虫,一只长形金龟子样(6cm),另一只忘了。那只金龟子就是梦里

    查看全部

  • 2021-05-22

    昨晚不知道为啥异常有精神,翻来覆去睡不着,到五点多才睡着,浪费了一个好周末睡懒觉时间。中间9点左右莫名其妙醒过来一次看了一眼表忍不住困就继续睡到11点左右才醒来。😅
     1.这个部分梦起初很滑稽。由一位中年女教师带领了很多学生(看着比我小个5岁左右)仔细洗涮厕所的各个角落,我去找女教师顺便看厕所清理进程怎么样了。这个厕所是5.21(也就是昨天)梦里提到过的厕所,只不过昨天梦里只有厕所一小部分,梨黄的隔门+蹲,今天梦里是厕所完整的部分,厕所空间很大,应该是公共厕所。同时,今天(梦设)是女教师和丈夫特别的纪念日。但

    查看全部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5页,第1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