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十六圆
  • 十六圆  的梦匣子

  • 2021-05-21

    1.梦里一个4/5岁小男孩来寻求帮助,他站在那里手上拿着一片绿树叶(榆树叶/山茶叶状,比榆树叶大些颜色稍浅些)。这是我以前(梦设,据梦里设定这是我“以前”给他的东西)给他留的信物,现在他终于想通一些事情(忘了具体啥事了)做了决定所以过来找我。
    2.我留jhm(大学同学)在我姑姑家,她把行李放在一楼楼梯下洗手台。然后我们上楼门口右手边是姑姑原本给我留出来的房间(梦设,我暂住姑姑家方便参赛)现在好几个人都在里面休息。姑父在沙发上看书,zy姐姐坐在旁边,我和tt在门口靠在门边说话,准备进来。
    3.梦里发生案件,已经有人去查案

    查看全部

  • 2021-05-20

    1. 梦里我们很多人(大家多多少少都相互认识,但来自不同的地方)途径一座各种妖物鬼怪鱼龙混杂的鬼城。大家堪比“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座城是专门设置的供来者测试+历练,其路凶险,虽没几个大boss,但坏在数量极多一石激起千层浪难缠的很,稍不注意就会被鬼怪抓走。我和一位短头发的英气小姐姐眼神交流打了招呼,她为了躲避天上头顶盘旋的大鹰搜查,当机立断跳下悬崖尖头石鞘,用法术结了半个泥鸟巢连着悬崖石鞘刚好三角形做垫脚,她背靠在石鞘下反侦察老鹰的行径。我和搭档会武术(梦设,梦里一切皆有可能😂),由于情况紧急特殊,

    查看全部

  • 这是摘录自2017.5.9的其中一个梦 2021-05-19

    “我同一个人(忘了谁)来参加了特殊的聚会,没有身份请柬的小辈,是没有资格进内的,厅内布置别致,没注意屋顶但四壁很宽。怎么形容,这样古怪的厅院,目前在现实中我还没有真正见过。贴四壁有一排走廊再过来是平坝显现出四合院风派。我跟着同去的人边走边四顾,除了我们俩还有许多陌生的来者,颇像武侠小说里武林高手们开会或是仙侠电视剧里仙友大会一样。那人倒是很平常向我介绍了:“有一种灵物,呈圆珠形,力量强大,算得上珍中珍品会认主人,亦或称其为“象珠”。时季更迭每一轮的选主人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如果它轻点了你额头,那就

    查看全部

  • 2021-05-18

    1.我在监督一个小孩完成作业,网瘾小男娃太贪玩整天不学习,富裕家庭平时他家里人对他太纵容,现今上了二年级愈发不可收拾,请我来管管。他不想写,每动几下笔就要求给家里打电话,叫来接他回去。赖皮的厉害,我为了训诫他浮躁,用戒尺狠狠打了他小手板三下。果然有效,他不哭不闹了开始认认真真写作业。他作业还没写完,但效果达到了我就拉着他手送他回家。敲了他妈妈(年轻文气)名下的小公寓门,她正在做饭(薄薄的饼上面刷着一种鱼肉酱,她不常做饭是个新手),邀请我留下尝尝。这时她两朋友应邀来找她(这里梦中场景就没有我了,我在返回的下缓坡路上),开门一看其中一位正是我高英老师,我立刻明白原来小男孩妈妈就是高英老师提过的富翁朋友(现实中)。
  • 2021-05-17

    1.这里(梦设)一切照常,人们日子一天一天的度过。这天巨大的冰山悄然出现,横卧在大地之上,一夜之间冰封千里形成一个冰雪乐园。没有人注意它是怎么来的,也没有人在意它的来意。很快人们就接受了这座冰山川的存在,很多人专程来玩在上面嘻戏,人与自然相处达到空前的和谐。我一个人也往过赶(眼前,冰川尤见亲切,以前曾梦到的过冰山川,其中一个梦是冰川有难消融我们紧急搬离了),望去冰川脚底平处散布数以千计的红鸭子,往上走人们三三两两喧闹嘻戏,一个黑色卫衣少年选了块适合曲面冰坑练滑板。继续往上攀爬,冰峰块参差交错,上面

    查看全部

  • 2021-05-16

    1.今天被闹钟声响突然叫醒,醒来时还在做梦中:只记得最后一幕我正和一个下巴胡子巴茬、不胖、应该能比我大几岁的男的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辩,不算激烈就是陈述事实想说服对方。
  • 2021-05-15

    1.梦里风起云来,粉紫色的云霞格外浪漫可爱,引的很多人驻足拍照欣赏。透过手机摄像头看此景,天光更明显是紫色,紫气东来,是以祥瑞。于是无论离得近离得远的人们,不顾其风平地起的原由,纷纷跑去祈祷沾沾福气顺便看那一片究竟发生了什么。lfq(高中同学)从那边走过来,我误以为就是他带来了紫气。那里后面一条超大的金棕长毛(模样像藏獒/壮金毛狗,体积是它们的三倍大像匹高大的马)欢快的奔出来。(好了,破案了)原来紫气是跟着它来的,蹦蹦跳跳它朝我跑来,人们自觉给它让路,我认出来是毛毛就激动的喊它名字:毛毛。(梦设:我认

    查看全部

  • 2021-05-14

    1.奶奶在屋里头朝另一头(和现实睡觉朝向相反)躺着,我回来给她喂(不是从嘴进食)了三勺绿豌豆,奶奶终于感觉到不饿了,我扶着在院里走走。之后,我收拾行李箱,只带了不多件衣服装在有隔布的那一边。有人在我们家老大门外,老爹就出去看他们在干什么,yqh(初中同学+同地人)进到我们家,在院中绿化草坪上堆了一堆香樟树叶要揽回去。再往后,过一个门禁时感觉外面太冷,同行的伙伴在门禁外等我,我换了稍厚点的中长西服。
    2.去到一个小诊所,诊所对门留了道路,左边坐着个别零散求医者,右边整整齐齐坐了三行、至少十一列的白衣服2~4岁

    查看全部

  • 2021-05-13

    1.梦里我坐着轿子到河边(样式和抬轿人梦里都没出现,只是记得我坐着轿过去的),河岸很宽敞,有一座桥(路,没有任何辅助结构,更像是路的延伸,直平的连接两岸)横跨于河之上,但不像别的河边。除了这边桥头附近有一颗秃枝叶树,没有其它植物生长。朋友们来接我,有些走的慢的还没过桥在河对面路上,几个步脚稍快的已经过来和我寒暄几句了。我注意到脚下有几块翠绿色次品玉石,蹲下身捡,发现还有一块花案奇特的石头,拿起来端详,主体黄棕色,表面有红线(红色没满一整颗星星⭐️只一圈围成星星形状)五角星一颗一颗大的套小的层层顺着

    查看全部

  • 2021-05-12

    1.梦里和搭档(忘了是男是女)复查审核一贪官的案子,我俩检查一堆土,起初我用手刨土层,突然有异物显出表面,我继续沿异物边缘挖,有至少7/8人的遗骸部件被露出来。这土堆层交给搭档处理,我感觉还有东西在土下就继续翻土,果然被我拽上来一具风干的尸体,看着有些年头,尸体皮肉俱在,只是皱皱巴巴缩住呈褐色,男女不详。为了保护干尸不受出土破坏影响,我把尸体挨贴着我一起躺地上。震惊之余,我想着我们这趟竟然还能给考古事业添砖添瓦。就叫他/她打电话给西安历史博物馆让他们派人过来看看。商量中,干尸像喝到水份的花朵一样活了过

    查看全部

  • 2021-05-11

    1.一个小导演(非正式)拍一群跑龙套演员吃火锅的小片段,节约时间+成本就买的现成的菜品伪装成煮火锅。男演员捞起火锅里的螃蟹,这几只螃蟹也是买的加工好的零食放进去的。
  • 2021-05-10

    1.梦里不知道是谁把无盖小圆盒放在地上,里面黑色的稠状液体表明划成不认识的符字,然后取来一只蜘蛛完全捏成浆汁落入盒里黑字符上。浆汁遇字符时缓缓生白烟,这是在请神/联系神。请来一位掌管精怪仙魔死后的灵魂(也就是管成“鬼”精怪仙魔)的神,梦里这位神一旁还有一位不知道哪一殿掌管人死后的灵魂(也就是管鬼)的冥王。梦里他们给一个愣头年轻(他是初来咋到的“小白菜”)讲灵魂摆渡的因果。还举了个例子记不太清了,大概记忆轮廓是办了一件事(忘了具体啥事了)后倒置前因后果好多次,来来回回会有很多种可能,最终回头一看,原来

    查看全部

  • 2021-05-09

    1.梦里有商家们举办的汉服活动,目的是宣传自己家的即将要新上的衣服,我路过看见女模特们正扎堆走动。前面几件橙外套短下裙和白大袄(绣有花,有一层薄纱笼罩在花上,模特徐徐走来,绣花若隐若现第一眼就让人联想到“有暗香浮动”)好看是好看,但是勉强算个中国风衣服吧。后面衣服版型正常多了,有一件粉色明制的特别清新温婉。后面,我去摄影师休息室等人(梦设处理事情专门去那找个人,忘了是什么样的人),我在室外门口站着,门口墙上贴有一面大镜子供模特整理仪容。两位摄影部的年轻男士收工搬着自己的设备回来了,他俩照了照镜子(

    查看全部

  • 2021-05-08

    1.和老爹老姐去一个温泉旅游泡温泉♨️温泉水含有硫磺对身体很好,我把整个身体包括头都浸没在水里享受。老姐那个温泉坑来了一个人也想泡,老姐不太想有别人一起泡就出来了。
  • 2021-05-07

    本子上以前记下的一个梦,这篇往本子上记录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具体哪一天的时间。“梦里“学府”(不是现实的学校里,梦里设定的地方,未必叫“学府”。这是一个好大范围的地方,一切以“师长”为尊,不同部门分工分地各司其职,有道是有的神仙住天有的住海但统归天族。梦里我是“师长”(时间长了忘了是男是女)的学生所以醒来把这里称为“学府”)老师给我了一个黑檀盒子一样的东西,无任何花纹,也无缝隙可打开,样式老气而古典了些,但实在它暗藏玄机。由于闲来无事,我带着盒子(这个盒子并不是唯一一个,每人都有,它是根据使用者的能

    查看全部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5页,第2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