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十六圆
  • 十六圆  的梦匣子

  • 2021-03-25

    梦里:1.为了放学回家来到一个站道,仿佛一个很深的地下交通站(不是地铁),顶不高走道也不宽,条条道道规划有序人多也不会拥挤,四周光线环境呈偏绿抹茶自然柔光。这个地方我曾经也梦见过。(那会我是由于出工作需要去乘车)我等着上去回家,上面搭乘两三个穿军装的外出军人站着闲聊。
    2.原定的宴会临近,大家陆陆续续不紧不慢的开始各自筹备着。在水渚交错的一隅,这里没有昼夜之分,没有阳光但有别的光恰到好处的渡亮这里。一位女子走到水中路上,她着一身白衣料子柔软轻薄,2~3cm的蓝紫色的缎带收边。很美让人隐约觉得她在发光。另一位女子着一身黑裙子前面绣有黄竹,长头发散披于右边。(梦里这个人的样子很清晰我很熟悉,醒来一回想这个人我并不认识是谁)还有几个人在这,他们都是因宴会而来,现在来这里走走游玩一下。忽然来了一个人带了一个受伤很重的人打破安逸气氛。那个不省人事的人紫衣白发,想来地位应该也较高,因为带着他来这里的人急急忙忙占地为他疗伤并没有什么顾及。甚至当着这里的主君的面自我行动。主君还得为他担忧,这里是疗伤的好地方,得赶紧把客人邀请到别处去免得叨扰到他清净。(害!让我不得不想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哇)
  • 2021-03-24

    早上闹钟响时,我还在梦中。1.那会儿梦里老爹送老妈要出门了,她们分别时,有个叔找到老爹说是要他负责任(忘了具体是因为什么事)。老爹问心无愧说这事不是他管的,该找谁找谁去。
    2.(梦里设定)我去上课结果位置上没有我的坐凳,于是我就去下面总管理处要。总管理处位于楼角那一片,我经过长廊遇见班长(梦里设定,类似于现实中对同学们负责管理的同学)他让我先回去,现在不是和管理处说这小事的时机。他先去楼角了,我远远看那里一排门都没开,只见班长跪在第一正门外似乎向里面汇报求情(有点距离所以我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只能看出有这么个趋势),有两个小跟班(不是年纪小而是身份小)焦急又无奈的站在他后面。
  • 2021-03-22

    1.简记:去吃早饭,大学街带动了这座城的GDP。
  • 2021-03-21

    1.在楼上,我一个朋友(一个胖壮、比我高很多的男娃,据梦里设定我们是朋友)伸头看向大大的窗玻璃,手里的活也心不在焉的动着。显然他是被下面热闹的气氛吸引。我走过去鼓励道“想去就去,没什么的。”他因为害羞(甚至自卑)不好意思出去见下面的人(梦里设定这里人都相熟,对这里也很熟)。受到鼓励他去了,我没事干也就出去转转。我在一个饰品摊前挑手链(大概主体是圆环手链带着一条一两米软长条链,是这里的特有款,有很多各式的花式。成对卖)摊主是位大妈,她女儿年龄和我相仿。这些饰品适合XN,XY(我俩表妹妹)有一件是海贝螺圆环的,我想妹妹一定喜欢。在挑另一件时,对面高台走廊里走出一黑衣老头。其实也没多老,但他那种强磁场(我也说不上是什么,看不见摸不着他什么都没做却走那那能控场,不怒自威很有杀气)离多远都让人感到被压制。显然大家都怕他,我除外。看了他一眼,走向他那边走廊回到一个房间。(有很多同门已经到了)我和我一同伴临门而坐。
  • 2021-03-20

    1.梦里:按例今天是一个升国旗的日子,我和姐姐住进一家旅店,从阳台可以看见门口旗杆下一伙人正准备收旗到点再重新升起,很多人特意赶来观看。我拿微信录视频结果只有模糊照片发给了YJ(高中同学)。她在看电视节目,那是关于她自己做特色菜(有很多辣)的美食节目。节目里她讲话很像四川话但又比较快而婉(甚至像古时四川音,虽然我没听过古音,梦里就是那样想的)我一点也听不懂。于是我放弃向她解释给她发的图片只是我不小心误点到她了。
    2.偶遇到YYH(算是我哥)的妈妈,他没回来是学校组织看戏曲活动,问我们学校有没有这活动。
    3.我在

    查看全部

  • 2021-03-19

    1.15~20米宽的河对岸(河水夹杂着泥沙所以并不清澈),一只大黑狗妈妈还有一只半大的狗儿子,它们毛色光滑像拉布拉多犬。(梦里设定它们一代代以来都是我们养的)后面我们(我和搭档接到任务)乘一片薄木板(各自站一张板),运用熟练的泛舟技术顺河而下。(哈哈其实就是以前梦里曾渡河破浪的那一套小技巧,只是这次我可以自己施展了。)
  • 2021-03-18

    1.窗外一个女孩(比我小一点,外地人)向我们这栋楼的人询问解惑,我热心肠的站在窗边回答了她,她照我说的做由于她身份的原因(梦里她是外编人员)却没成功,于是她上来楼里找我希望得到下一步的帮助,她进了门这屋里有三个人,起初没有人愿意搭理她,我的朋友公事公办的请她该离开这里。她执意要见我,急说道:“刚才和我说过话的人在这,她穿着红色格子的毛衣。”窗帘刚好遮挡住我,我反应过来她说的人是我。
  • 2021-03-17

    1.很多人,梦里他们是我同门
    2.姐姐和我说她同事们的事情
  • 2021-03-16

    1:在我在一个黄木色的拐角楼梯下淋浴洗澡,这里少有路人会经过而且还有一个同伴梦里不知道是谁,但知道有个人帮我守着。
    2:去参加一场宴席聚,有人嘱咐我对待他(这场喜事为他操办的)要符合常礼,要给他体面。因为这人是个吊儿郎当的性子,大家都看不起他。我们要是不在今天这场合祝贺他,不合礼法,舅舅会不高兴的。于是我和同伴上了楼(没有楼梯直接从长口翻上去),小孩子们在下一层楼玩耍,楼上一排坐着寒暄谈笑的男士,舅舅在右侧挨着他,他旁边坐着两位长辈。该有的热闹还是有的。我双手作揖状上前,说到“恭喜恭喜,喜糖发来。”引得哄堂大笑。
  • 梦匣子上简单记一记 2021-03-14

    1这个梦里没有我,有种第三视角看电影片段的感觉:一些信赖王后的大臣们(与其说是臣子不如说是好朋友)备了些干肉条(大概18~20厘米)来探望她,收到的肉都挂在大坑搭好的肉架上,坑下是一片特制的汤水。后来,王上往生病在床的王后的汤水里偷偷倒一个白小瓶子(大概十五厘米)的液体,昔日夫妻情分一场如今的夫君是敌是友呢
    2我过刷脸安检不曾想误刷出来的是一位娅金色头发小咪咪眼的在逃女外国凶手的脸,因此我就暂时进不去了。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5页,第5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