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梦境中的旅者
  • 梦境中的旅者  的梦匣子

  • 肉食鸟超载 2019-08-10

    我们要去入户宣传垃圾分类,本来是不带未成年参与的,但是有一个中学女生来了,我亲自带了她一起出去转一转。我骑着肉食鸟出发,让她坐在我后面,这样还快一些,但是发现肉食鸟超载了,只能正常跑步,不能使用大跳了😂。我们趁着夜色来到了一处昏暗的屋子,里面没有灯光,我们发现了不少奇怪的仪器,这里的院子也处处显得诡异,担心有问题所以想跑,后来不小心打开了灯,发现什么人也没有,虚惊一场。活动结束后,我又去了一次那个屋子,发现里面有了人,她说是老一代员工,一直住在这个屋子里的一处狭小设施内做实验。
    我来到一处公共场所,有一个无障碍通道,有不少人阻碍了这个通道,我看了半天决定从别的道路走,果然那些人被拎出去批评了。
    之后我上了一辆公交,感受到有人跟踪我,我化身成一条似龙似蛇的生物硬生生从打开的车窗里窜了出去,用我最快的速度沿着大道飞行,又变回人类跳跃过了几栋高楼大厦,我能感觉到后面一个穿黑衣的神秘男子企图跟上我,差点就被我甩掉了。
  • 大巫与双头鸟 2019-08-08

    我和我的舍友来到一个繁华的集市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颜色都是灰色的,没有彩色。这里人很多,还在售卖很多奇怪的商品。我们走着走着,因为某些原因吵架了,冷战了一会儿,但我们最后还是找到别的话题和解了,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一个人走不是办法。
    我被一个大巫师收为他的学生,学习巫术,他好像在当地是特别有名的巫师,我觉得血赚。在学习的日子里,这个繁华的集市突然被邪恶入侵,敌人降下了诅咒,可以永久把人变换成一件薄薄的物品,如果没有人解开诅咒,那他将一辈子都留存有人的意识但作为一件物品活着,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查看全部

    开心,伤感
  • 逃生,遇鬼 2019-08-03

    我附身在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身上,他好像遇到了真实逃生游戏事件。必须和其他逃生者一起存活过一个个关卡。男孩有一个强大的怪物保护,成功闯过了很多关卡。
    其中有一个关卡,有很多消防员在灭火和清理灰尘,男孩赶紧打开消防栓,给他们递送喷水管,清理完这一层,他们在坐着电梯去往下一层,每层都需要灭火,小男孩一直在乖乖的帮忙。
    有一层突然不需要灭火了,有很多门或者门帘,大家都分散开了去寻找出口,小男孩带着一只怪物化成的怪猫,也在到处探索。整个楼层都黑黑的,没有什么光,很阴森。他去了不少房间,有的房间里放有糖果和零食,

    查看全部

    混乱,奇怪,恐怖
  • 诡异的雪,怪物,军事基地 2019-07-17

    昏暗的天空,还下着雪,地上白雪皑皑。处处透露着诡异的气氛,外面定时会有吃人的怪物出没。我们一行人逃难到一户人家。女主人热情的款待了我们,并同意我们在这里休整。这户人家有四五个小女孩,打扮的很漂亮,但她们品行并不好,很安静,却喜欢跑到院子里用雪球砸人,裹着石块扔进屋内,还把沾着雪的砖头一块一块堆在屋内。到了怪物游行的时间,我赶紧把她们拎进屋,她们不到不领情还诅咒我会死,这几个女孩真的诡异极了。女主人回来后我将事情告诉她,她毫不在意女孩们的情况。我们还发现女主人院子里,屋内的顶棚特别低,上面摆满了东

    查看全部

    诡异
  • 2019-07-07

    我在一个放置运动器材的广场里,看到不少同事在这里运动,我也爬上了一个梯子,但是发现一个蜘蛛网,本想换个位置,有个小蜘蛛突然向我窜了出来,我吓得赶紧落地,可蜘蛛没有停止追我,甚至变大到半个人类大小向我袭来,没人来帮我,我用脚踹,用棍子砸,总算把这种大毛蜘蛛打死了。
    我和同事们参观了一处高级文明的科技成果,我们来到一个地下建筑内感受他们的应急演练,随着一声警铃作响,列车轨道后撤,所有的人站着不需要动直接被地上的传送带向后输送到房间内,待人进入后门慢慢关闭。过来袭击的某种物质被关在门外,所有人安全躲

    查看全部

    混乱,奇怪,诡异
  • 现实与梦中的暴雨 2019-07-06

    睡梦中感觉狂风大作,大雨袭来。
    我好像在社区里,但是里面的场景却穿插了激战2的缠藤深渊地图。这里下起了瓢泼大雨,还有狂风在怒吼,很快缠藤深渊被洪水淹没,大家无处落脚。
    我和同伴赶紧召唤飞鱼,骑上它到处找人,并寻找合适的落脚点。飞鱼在水面上漂浮的很快,我骑着它四处漂泊,一直前行来到了查克虫巢穴,这里也被淹没,我不时躲避着查克虫的袭击,一边接起了电话,是副书记打来的,现在她只能联系上我,其他人都不在,她要求我跟书记联络询问某个系统能不能单独再给一个账号密码,有工会的人需要。我是非常服气的,现在都被洪水袭击了不派人帮忙居然还想着自己的破事。
    我一面给书记打电话,一面找安全的地方,但是我一边淋着暴雨一边控制飞鱼在洪水中前行实在无法听清书记的话语,就这样在慌乱中,我被现实中的暴雨吵醒了。
    混乱
  • 向上 2019-07-01

    我是负责给班级出板报的宣传委员,有次我回到教室,发现大家都在嘲笑我画的人脸,觉得我画的奇丑无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把人脸画成那样,忍着羞辱,上前去修改,总算修改的差不多了。这时已经到了夜晚,其他同学已经趴在桌子上休息了。
    我很困,但我并不想睡觉,强打起精神打开书本开始学习做题,上面是医学的内容,考过它我就可以搭乘医用飞机在市里到处出差给人看病了。老师看到了我的行为,开始鼓励我:“没错,不想被人嘲笑的话,就努力向上考。”我的朋友也没睡,她也想离开这里,不过她看着已经在空中起飞的医用飞机说道,今年应该是考不上了吧。。。
    恶心,伤感
  • 大爆炸之后的生存学校 2019-06-26

    我和父亲外出,发现天空一片火红,大家都很恐慌,到处流传世界要发生大爆炸的传言。眼看天空越来越红,我和父亲躲进了一家医院。很快,不远处开始有爆炸声,火焰从医院另一边向我们的方向烧了过来,我们赶紧躲进一间卫生间,父亲发现有人还没躲,想要冲出去救人,被我死死拽住拉回,在这种危机时刻我只是自私的想要保护家人就好。刚把父亲拉回卫生间关好门,巨大的爆炸声在耳边响起,冲击力让我直接摔了出去。等我回过神,发现离门近的人被烧伤了。
    我们等了一会儿,打开了门,外面世界的光线特别亮,有些亮的刺眼。待适应光线后发现,

    查看全部

    混乱,诡异,恶心
  • 拯救欧茹恩的代价 2019-06-21

    欧茹恩死了,我要收集各种果实去复活她。我已经通过一些人和物收集到了他们的灵魂碎片合成了一个个蓝色的果实,还差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需要一个女生的记忆。我在半路上碰到那个女生,我和她都被邀请拍摄死亡搁浅游戏中的一个片段。我看她演了几个动作都不行,导演就换了我。之后我看她很不开心,便主动和她谈话,还答应她会介绍给她更优秀的团队教如何拍摄电影。她高兴极了,和我一起上路。
    我们来到了我高中的学校,她带我走了进去,她也是这里的学生,我们上了一个螺旋式的楼梯,走进教学楼,我以前上课的时候这里是关闭的。她来到教室拿

    查看全部

    混乱
  • 拦截列车 2019-06-09

    我和高中同学们一起考试,我来的有点晚了,找了好久才找到座位,题都不会做,考试过程中有课代表把答案抄在了黑板上,还给大家发了小纸条,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懂,马上时间快到了,心里急得很,只好看同桌的答案。
    我组建了一个培训班,通过解析梦境给学员讲解知识。有几个新来的学员来听课,我用从网上找到的方法勉强解析了他们的梦,梦境还能出现在现实,我们在梦境的世界里到处寻觅某种东西。我记得我们疯狂的追逐,去了一个神秘的植物林,化身成了一个种子落在水面上。但他们不是很满意。第二次上课的时候,我还用原来的方法,但

    查看全部

    奇怪
  • 在水晶龙内部穿梭 2019-06-07

    我和同事们来到一个小区,这里的几户居民需要新的燃料,同时还有一些违建需要拆除。我们联系了执法大队,等待他们到来。等待过程中,我们不想碰到那些无理取闹的居民,趁他们不在往他们家里扔了燃料球,然后跑到小区前门看执法大队拆违建。
    他们只派了一个老爷子,我看到那个地方被一层奇怪的投影一样的物质包围,上面还有中英双语映射着的字。老爷子去了一个小鱼馆后院,那里养了很多肥美的大鱼,它们受惊跳了出来,被老爷子一个钓竿全部捞了上来。
    我在晚上回去,看到一个很像超级英雄的女性,跑步速度超级快,她说她是穿越过来的,她来自过去。碰到了另一个女英雄,她们甚至交手了一番,不分胜负。
    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给我们下达了命令,让我们进入水晶龙克拉卡托的尸体内获取某项物质。于是我通过滑翔翼反复滑入巨龙口中,穿过紫色的水晶寻找一次又一次。突然水晶龙的晶体都消失了,只剩一副骨架,它只靠一副骨架便动了起来,嘴里发出愤怒的吼声,张开翅膀从地面上飞了起来,而我还在它身体内部,赶紧爬到了它的骨架上,让它带着我飞走了。
    奇怪
  • 游戏账号不可乱借 2019-06-03

    在一个陌生的班级里,一个长相猥琐的男生问我激战2有个地图如何去,我把我的游戏本给他看地图,还掏出手机给他看攻略。但他表示看不懂,非要拿着我的手机和游戏本一直研究,这时刚好上课了,我只得先回到我的座位。
    上课时听到同学说有个玩家在游戏中到处撒装备,我一听顿觉得不好,赶紧冲到那个男生面前查看,发现他在登录我的游戏角色到处撒装备,我愤怒极了,让他把游戏本和手机还给我,他也很心虚,赶忙掏出一个手机给我,但这并不是我的手机,他继续颤颤巍巍的掏出别的手机一一翻找,我听附近同学说,他经常拿别人的手机去卖钱,这直接点爆了我,我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使劲摇晃,要他赔偿我的损失,他的脸色扭曲说不出一个字。
    之后,我被活生生气醒了。
    混乱,恶心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0页,第10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