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梦匣子APP 随时随地,有梦就记
朱砂葵龙
  • 朱砂葵龙  的梦匣子

  • 一次戏很多的罚站 2019-10-20

    不记得是什么原因,被军训的教官点名拉出来罚站,好在陪我一起挨罚的班委跟我关系不错,把我拉去了房子的阴凉下站着。
    那个地方偏向教官的斜后方,再挪一挪位置就可以躲进房子后面的盲区里。
    我暗搓搓地一步步往房子后面挪,被班委拉住。
    “他要是看不到你,更容易发火的。”他说。
    我听了他的话,没有再动。
    倒是过了没多久,学校的领导来视察,看我们直接站在路上的样子非常碍眼,命令我们连同另外几个罚站的同学沿着房子的墙板去站一排。
    就这样名正言顺的躲到了盲区里,我开始四处乱看,打发无聊的罚站时间。
    说来也奇怪,我们军训所在地的下

    查看全部

    轻松,紧张
  • 梦里啥都有,梦醒带不走 2019-10-12

    搞不清楚是班级活动还是什么,很多人聚集到这片地方游玩,然后就放了羊,只有在一些固定时间的大型活动项目上才能偶遇一些人。
    第一个能记起的活动是拍合影。
    我看着那个可以一下子站上去两三个班级人数的大舞台,心里规划着接下来的站位。
    可轮到我们时,我们被带队老师带到了另一边。
    原来为了不浪费场地和时间,都是两个班级同时拍摄,一个班级占一边。
    我瞬间就不想再参与这种集体活动了。
    之后都是我独自行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妈也来了。这片地方真的够大,她甚至可以骑着电动车带着我到处转。
    这的白天夜晚有点混乱,我在住的地方看到月

    查看全部

    轻松
  • 化学老师教地理 2019-10-08

    新来了个化学老师,一上来就让我们背化学顺口溜,说是啥都行,还拿着小本本给我们打分。
    从同桌开始,我是第二个。
    她背了“氢氦锂铍硼”这个。我看见化学老师满意地在本子上写了一个“+15”分,他招呼同桌坐下。
    我一边想大概这次考核的最高分应该就是十五分,一边站起来。
    我开始背“一价钾钠氯氢磷,二价氧钙…”,然后就被化学老师打断了。他说这个不算,要我解答书上第二道计算题。
    我对他莫名其妙的标准和要求感到困惑和不爽,便拒绝回答计算题的答案。
    化学老师也不示弱,直接在打分本有我名字的一栏上圈了个大大的零蛋。
    好歹曾经我也因为

    查看全部

    轻松,奇怪
  • 不见之人 2019-10-02

    在爷爷那里吃饭,摆放在餐厅架子上的盒子突然摇动,像是要掉下来。
    没人能阻止非自然事件的发生。
    盒子的摇晃越来越剧烈,然后掉在地上,摔开了。
    盒子里面掉出来的是奶奶的部分木乃伊,这是当时为了等待科技发达时机成熟复活逝者而保留制作的,没有完全火化。
    现在木乃伊的头似乎在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变得鲜活起来。
    对重逢的期待盖过了我对尸体异常活动的恐惧,我激动而不受控制地发抖,腿脚发软跪坐在地上。
    即将出现的,会是奇迹吗。
    我看到熟悉的面容逐渐清晰,我看到奶奶颤颤巍巍站起来,我看到奶奶的脚艰难地离开了盒子…直到眼泪模糊了视

    查看全部

    伤感
  • 从老干尸到小仙女的跳跃转换 2019-09-22

    跟着同学来到博物馆打义工,老师给每个人安排工作的位置。
    她把我的男朋友安排进了一个可以直立行走的动物的展示柜,示意他今天的工作是扮演这个动物的标本。
    男朋友同意后,他便被留在玻璃柜中等待化妆师为他化妆。
    而剩下的人继续跟着老师往前走。
    随着一项项工作被安排下去,跟在老师后面的队伍规模逐渐变小。
    到我了,她打开一个横着的扁扁的玻璃小盒子,让我试试能不能钻进去。
    好像是因为我比较瘦有希望能待在这个盒子里,所以让我扮演一具老干尸。
    我探头看了看玻璃盒子内部,空间好像刚好能容下我。
    不过我有些感冒,待在里面没法擤鼻涕,怕憋死……
    我把想法如实跟带队老师说了,没想到她很爽快地答应给我换个地方,接着她把我带到了一个布置非常古风的小展台。
    她说古装长袖长裙也比较暖和,你就在这扮演古风人偶吧。
    我参考展台上一些其他女同学的穿着打扮,在台下的戏服架子上找了身跟她们一样的衣服套在身上,只是颜色与她们不同。
    我的是少女心爆棚的嫩粉色〃∀〃
    衣服上还有薄纱,头饰也有多种造型可供选择。
    这从老干尸到小仙女的转变也太大了吧。
    开心,轻松
  • 被舞力压倒的武力 2019-09-16

    跟朋友们联机狩猎,这次发现人形的怪物在路中间,并具备迷惑技能。
    他拔刀的时候,周身发光的符文飞舞,光看这个架势我们就觉得打不过了。
    打不过就只能逃了,我们转身就跑,越远越好。
    沿着公路跑到一片很空旷的地带,路分叉了,一条通往远处更平坦的地方,一条拐进一个盆地中。
    盆地里密密地盖着红砖房子,与地面的颜色差不多。
    与朋友们商量后,我们决定去往地表情况更复杂的盆地避难。毕竟空旷的地方太容易暴露我们的所在。
    我们像强盗一样闯进一所小学的教学楼,把楼道门反锁的时候,我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排成队列正在军训的小学生因为无

    查看全部

    混乱,奇怪,紧张
  • 身怀两部游戏技能的勇者怎么会打不过龙 2019-09-10

    在小区中被一群贼龙围攻时,下意识地想掏出枪来,结果发现对应按键一点反应没有。
    但幸运的是,视野下方有一排神界的UI,我想都没想,点了个火球术砸过去。
    战斗的动静引来了其他怪物,我只好撤退,一边跑一边尽可能让自己的降雨技能落在更多的怪物身上,并腾出手来比划着结冰的前摇动作,想多冻结一些怪物给自己争取逃跑时间。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来到了作为集结据点的学校。
    仿哥特式建筑的教学楼很高,我拼命往上爬楼梯,但在每层空当的地方都看到了席地而坐或者席地而睡的学生。
    身上的套装毛茸茸的有点沉重厚实,我下意识解开了脖子上的宝石纽扣,好让自己在爬楼时能更好地呼吸。
    终于回到教室,教室里的同学正在分发考试卷子,我去帮忙,却发现卷子签的上尽是些不认识的人的名字。
    其他的教学楼又有震动,一定是有什么怪物再次入侵。
    我看到前辈乘坐着红色的摇臂去往对面教学楼查看。
    等他探查归来,就轮到我们乘坐摇臂去讨伐怪物了。
    紧张
  • 新的开始 2019-08-30

    从何而起呢,就好像纠结的那些事都有了新的开始。
    我来到了喜欢的城市,我的几个要好的朋友也在,只是分布在城市各处。
    我在这个城市知名的校园内闲逛,臻学姐已然成了这个学校中的教师。她还像之前那样大胆,嘻嘻哈哈地领着我们疯跑进学校积水的地下室。她调皮地玩起捉迷藏后,我找不见她,也看不见其他被带进来的学生,便从地下室离开。
    穿过缠满植物枝条的长廊和排列紧凑的教学楼,我看到前面一排排的平房。
    本能驱使我进了其中一间没有上锁的厕所内,然后痛快地解决了一次内急。就当我提起裤子准备离开时,我看到有人扒着墙上的小窗户,露

    查看全部

    混乱,模糊
  • 和平城之雪 2019-08-27

    我与一个女孩穿着夏天的衣服站在这个名为“和平城”的废弃楼房中。
    到处是断壁残垣和充当临时挡板与站台的木板。
    我们在楼里听见雨声,便跑到阳台去看。风很大,雨却没有被风裹挟着打进楼里。
    地面很快湿了,我身边的女孩从阳台旁边的便捷楼梯跑下去淋雨,还大声招呼我与她一起。
    我觉得风有些凉,再看那雨,已经从绵密变得蓬松,变得雪白。
    我刚想提醒女孩下雪了,就见她滑倒在冰雪地面上,黑色的吊带背心在对比下格外惹眼。
    我感受到了冷,却没有御寒的衣服,只好躲回和平城内。
    里面突然多了人气,在很多房间内,我都看到了有久不曾联系的高中同学在收拾行李,把厚衣服叠好放进箱子,像是整装待发。
    而我身上还是单薄的夏装。
    我在和平城内转了又转,像个冻僵的幽灵,与城内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但不知什么时候,夏装内被套了一件长袖,我突然觉得暖和起来。
    奇怪,伤感
  • 地下城逃生 2019-08-10

    我代入了某个生活在地下城市的姑娘的视角。
    说她普通,她确实身负一些超乎常人的能力,并运用这些能力在地上城中执行一些任务。
    说她特殊,她又确实是地下城中最穷困卑微的那一部分人。
    “我”在地上的几个浮岛间完成当天的任务后,回到了位于地下城的家。
    厕所下水道不知道让谁打开了,几个沥水的塑料盒叠着倚在马桶旁边。透过下水道的栏杆能看到下方几米处的水流。
    我下意识冲了下马桶,看到冲水让下水道中的水流得更急。
    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我不喜欢在这逼仄的单人小公寓中久待。
    我出门去外面的地下城逛逛。
    姥爷还是习惯性地坐在地下河岸上

    查看全部

    紧张,伤感
  • 暖呼呼的鸽子与手抓饼ớ ₃ờ 2019-08-04

    家里的咕咕生了小咕咕。
    我托着小咕咕的身子,让它的脖子搭在我的肩膀上,对着它洁白的羽毛一顿揉,真的是软融Q弹。
    于是它就成了我肩膀上的挂件,走到哪我都带着它。
    最重要的是,有只肥鸟趴在身上真是太暖和了,那种体温带来的舒适感让人觉得放松而昏昏欲睡。
    睡着时,我感觉到小咕咕的一泼屎吧嗒掉在了我的腿上。
    我咕哝一声,让家里人帮我擦了下,转过身继续睡。
    醒来后,我发现小咕咕长了牙,扒开它的嘴巴发现还不止一排。我试探着让它咬我一下,到底是小鸟,咬合力并不大,我一点不觉得疼。
    我继续把它驮在肩上,来到了大厅。
    我发现老爸定制

    查看全部

    开心,奇怪
  • S市之旅 2019-08-01

    我住的旅馆房间是一个五连套间,最外面是通向马路的玻璃大厅与门廊,屋外法国梧桐的枝条和叶子垂在玻璃屋顶上,让整间屋子都沉浸在绿色中。
    第二间是我睡觉的房间,地面铺着蓝灰色的地毯,两张双人床的床头靠着长度较长的那面墙摆放,床尾处齐齐留出了一条通往第三间房屋的过道。
    第三间房的房门总是锁着,我没有进去过。好在我房间内的独卫后面有一条通道可以去往第四个房间。那是一间盥洗室,有着冷冰冰的水泥墙和水泥地,废旧的床单被罩随意堆叠在并排而放的洗衣机上,干燥阴冷的环境让人忍不住去猜想这里到底多久没人来过了。
    而第五个房

    查看全部

    紧张
  • 暑假至半的大学校园 2019-07-30

    位于一楼拐角处的宿舍阴冷潮湿,我从这间宿舍的床铺上醒来。
    同宿舍的姑娘问刚刚敲开门的宿管,学校什么时候清宿。
    宿管笑眯眯地告诉我们,因人而定啦,什么时候做好了离开的准备,手续都办好,就可以走了。
    再起床时,已是夜晚。
    我去学校对面的车站接了死党,然后我们结成了“情侣”,这是最近新流行的说法,形容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关系很好,但又不是那种普通的情侣关系。
    我问她什么时候回国,回国后要去哪,她答得很含糊。
    还是决定要歇一歇呀,我对她说。
    这次她没有回答。
    我们一路走到了学校的地下,地下室被投过铁窗斜照进来的阳光映成暖黄

    查看全部

    诡异,恐怖
  • 真是个博爱的梦 2019-07-26

    老妈终于拉着我的手跟我讲其实我男朋友人很不错啦,挺值得信赖的。
    因为这个糟心的梦里,我喜欢上了我表哥。
    …说啥好呢(‖´_ゝ`)
    至少这次梦里没把亲妈气跳河。
    我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到我在新年家庭聚餐上,给我哥娇羞祝酒的样子被永远的定格了下来。
    我明明知道他有老婆啊,干啥一定往上凑,还会觉得不好意思呢。
    反正家里人都愁死了。
    最可怕的是她们还差点妥协由着我胡来,好在有了最开始描述的那一幕场景。

    后来,我又喜欢上了我姐。
    我跟着我姐走上长长的回旋楼梯,折叠伞从我的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手,又不小心滑落。
    笨拙的姿态难以掩盖我的面

    查看全部

    混乱
  • 雨中火 2019-06-30

    梦中的记忆开始于周五上午第一大节体育课。
    学生们不满主课老师的随意占课,纷纷丢下课本,走出教室,来到教学楼外。
    阳光刺眼迷人,让我有点晕眩。
    回过神的时候,我才感受到了落在身上的雨滴,那是与温暖干燥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凉意与湿润。
    下太阳雨了,云与光在分庭抗礼。
    我下意识顺着太阳照过去的方向寻找彩虹,却一无所获。
    那边只有闪电。
    一道落雷劈下,教学楼前的大片草坪开始燃烧。
    一开始火势被雨水压制,渐渐的,火越烧越旺,肆无忌惮地沿着草坪席卷开来。
    我的同学站在楼门口呆呆看着这一切,似乎忘记了逃跑。
    我只冲着她们喊了喊,便转

    查看全部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3页,第2页
Copyright © 2013-2021 MengXiaZi.梦匣子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56845号-2